109番外 苏灼和卫书洵(上) - 技术宅养成系统

109番外 苏灼和卫书洵(上)

番外苏灼和卫书洵(上) 假如,苏灼和卫书洵处于同一时空——这是几年后的故事。 有学习机的未来科技帮助,加上卫书洵本身的优秀,毫无意外的在毕业后进入赵教授的私人研究所工作。在一次关于光磁偏转控制衍射的研究中,似乎因为超越时代的技术表现,在某一天莫名接到将他借调到别的研究所的通知。 卫书洵看着高兴的赵教授莫名所以:“教授,我记得您这是私人研究所吧?我不属于国家编制吧?” “对,怎么?”赵教授哒哒哒哒的在电脑上敲打,都没空看他一眼。 “为什么我会收到借调通知啊?” “哦,苏灼打电话来问时刚好你不在,我替你答应的。”赵教授停下手,抽-出u盘递给他:“你见到苏灼就把这张u盘给他,告诉他这是我研究上遇到的问题,让他有空给我回复一下。” “哦……”卫书洵接过,居然让别人解决自己研究上遇到的问题,会有人愿意吗?而且……“教授,苏灼是谁?” “你去了就知道。”赵教授摆摆手:“给我把握机会好好学。” 收拾行李的时候顺便问叶诚天,叶诚天满脸不可思议的瞪他:“什么,苏教授你都不知道?他发表的论文获得过很多国际奖项的。”叶诚天一边说着一边翻书架上的杂志:“喏,这本,这本,这本,还有这几本,这里面都有他的研究论文,你没看过吗?” 研究所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资料和科学类杂志,叶诚天这一拢,几乎抱光了书架上的杂志,满满的堆在卫书洵桌上:“听说他也是a大学生,可惜早就毕业,害我没机会见到本人,你真幸运,居然可以跟在他身边学习。他的论文你看一看吧,也好有个底。他的研究都很超前,那些技术我觉得没有他的话,十年内都未必能研究出来!” “……”我还有未来一百年的技术呢,哪有时候看杂志。卫书洵不是爱看书的人,非所学相关的论文从来不看,现在也不打算临时抱佛脚,反正那位苏教授是什么样的人,见到本人不就知道了。 赵教授的朋友,看来还是技术很高很高的那种老科学家,只希望不是固执难相处的老人就行。 研究所处于空无人烟的荒漠地区,很夸张的直升机接送,经过几道关卡手续才真正进入研究所的大门。卫书洵跟着工作人员走进研究所,在门口处就看到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教授。那名教授戴着副黑框眼镜,面无表情,从嘴角下垂的弧度来看,似乎是个从来不笑的人,可能还有着老科学家特有的固执和严格——卫书洵有些发恸,这种是他最不擅长应付的类型。 领路的工作人员小声介绍道:“这位就是研究所的负责人伊教授,伊教授很严格,别在他面前嘻皮笑脸。” 卫书洵微愣:“不是苏教授吗?”他一直听着赵教授和叶诚天说苏教授,还以为负责人是他。 “不是,苏教授还没来。” 两人说着已经来到伊教授跟前,那名工作人员恭敬的站定了,对伊教授道:“伊教授,您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没事,你去忙吧,我在这等苏灼……这位是?” “他是刚刚来报道的卫书洵。”工作人员介绍:“我正准备带他去宿舍。” 卫书洵有礼的躬身:“您好,伊教授。” “哦,卫书洵,老赵的得意门生。”伊教授脸上没什么表示,只点点头:“我听老赵提过你很多次,总算见到本人了……真是……”伊教授上下打量身材笔挺,相貌俊美的卫书洵:“我还以为没人能比过苏灼呢!” “……?”卫书洵以为他在夸自己上月发表的论文比苏教授的好,既使有学习机的未来科技作弊,他也绝对不敢跟老教授们比的。而且这话太过头了,要是对方小心眼,还不给他小鞋穿啊!于是赶紧谦虚道:“伊教授太过奖了,我哪里比得过苏教授,我一直很敬仰苏教授,还收集了他所有的论文来学习呢!” “咦,你看过我的论文?”突然有人接口,卫书洵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转头,愣住。 那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皮肤白皙,五官极为精致的漂亮青年。卫书洵向来对漂亮这个词没感觉,但见到他,就觉得只能用漂亮来形容。有如一汪清泉般的双眼,白净粉嫩的肌肤,浅粉色的薄唇,身形比自己矮半头,却穿着宽大的白色研究服,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娇小感。 卫书洵第一反应是想起学长们经常对他说的话:长成这样去当明星好了,做什么研究员! 这名青年也偏头打量他,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我觉得你更加适合当明星呢!” “这句话还给你。” “苏灼,你从哪赶来的,连衣服来得及换?”一旁的伊教授插言:“我还以为你来不了了,突然接到电话吓一跳。” “啊,我觉得你提出的利用大气激光通信原理吸收光谱的设想很合理,所以觉得一定要来。”不同于和卫书洵说话时的温和平淡,苏灼的脸上露出了兴致勃勃的神情:“我来的路上就已经考虑过从哪一步研究了,先针对成像光谱……” “咳咳!”伊教授打断他:“苏灼,研究不急一时,我们还站在门口呢!” “啊,对哦!”苏灼看到还站在一旁的卫书洵和工作人员,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似乎还没介绍。我是苏灼,请问你是?” 他就是苏灼苏教授?赵教授和叶学长极力推崇的人?还以为是位老教授,没想到竟然那么年青,和自己差不多大。 卫书洵压下眼中的惊讶,有礼的伸出手:“你好,我是卫书洵,以前就经常听到苏学长的大名呢,我也是a大的学生!”明明是前不久才知道有这么个人,不过卫书洵向来会交朋友,拉近关系手到擒来。 “你就是卫书洵?”苏灼眼睛一亮:“你上月发表的论文我看了,正想找你讨论呢,你怎么想到利用氟乙烯材料诱导光束,除了论文上的实验步骤,应该还失败了不少次吧?有记录吗?原因是什么?有没有试过镱原烯材料……” “咳咳!”伊教授再次打断他:“我们还站在门口。” “啊,抱歉。”苏灼挠挠头:“你的论文给了我很大的灵感,所以这次研究才极力邀请你过来,希望不会影响你的工作。” “不会。”看起来是那种一心一意埋头在研究里的人,而且脾气温和,很好相处。卫书洵笑起来:“能来这里学习是我的荣幸。” 放松得真是太早了! 四人一起走向公寓大楼的路上,除了热情介绍的工作人员,另外三人都没说话。从门口通往公寓这一段路,经过几个实验室,工作人员会停下来稍微介绍一下。卫书洵是因为对这里不熟,所以只微笑表示自己在认真听。苏学长从头到尾只说了两句话: “硫化实验室的隔离层已经冷却了吗?什么时候可以使用?” “泵浦成像机怎么还没安装?不是三天前就发过来了吗?” 本来应该还有第三句,伊教授再次用咳嗽打断他:“苏灼,他只是负责杂务的人员,而且研究员还没来齐,很多工作没准备好。” 苏灼点点头不再追问,卫书洵看到那名工作人员抹了抹额头的汗,自己也感觉压力颇大——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公寓宿舍的房间内部都一样,不存在特殊住宅,安排顺序就是按着入住时间,卫书洵和苏灼顺理成章成了邻居。工作人员和伊教授先行离开,苏灼叫住拧开门的卫书洵,脸上露出腼腆的神情:“关于你的那篇论文,我有认真研究过,自己也做过实验,想晚饭后向你请教一下,不知道行不行?” 卫书洵莫名有一种骄傲感,这位备受推崇的苏学长竟然向他请教!不过他还是表现得很谦虚:“哪能说请教,应该是指导吧,苏学长是我尊敬的前辈呢,应该是我跟你请教才对!” “嗯。”这位苏学长似乎一点也没听出他的客套,反而认真点头:“你有不懂的可以随时问我。你之前说看过我的论文,有什么心得或者想法,不如晚饭后我们一起讨论吧,你的思路很特别,一定有不同的见解!” “……!”卫书洵面无表情的看着约定后高兴回房的苏学长,问学习机:“学习机,你说距离晚饭前这三个小时,我能看完几篇论文?” “活该。”学习机答。 三个小时,看一篇论文都不够,到晚饭过后苏灼来找他时,卫书洵立即拿出赵教授的u盘,请他帮忙解决,并再三强调,赵教授很急,很急! “嗯,好的,我今晚回去就……”苏灼似乎还没明白卫洵的意思,随后话音顿了顿,脸上突然露出失落的神情:“抱歉,我现在就拿回去看。” 卫书洵松了口气,他虽然可以直言自己没看过论文,但面对一脸认真和期待的苏学长,总觉得不忍心让他失望。从他的气质来看,似乎是个养尊处优的娇少爷,告诉他实话,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会不会哭啊?他身边的朋友都很强悍,很少见这种柔弱的类型,实在不擅长应付——看来今晚注定要加班看论文了。 “那个。”苏灼走到门口时,转回头,脑袋低垂,脸上有着明显的失落:“我比较笨,不太会和人相处。如果你不想理我的话,可以直接明说的,不然我听不懂。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啊啊,自己是欺负小白兔的大坏蛋吗? 卫书洵无奈的挠挠脸:“不是这样的,其实是因为我没看过学长的论文,才想今晚补习一下,不是要赶学长走……!” 话音刚落,就看到学长抬起头,眼睛微弯,露出欣喜的笑容:“太好了,不是讨厌我就好。” 卫书洵捂住心脏……我不会对不起周泉吧? 66续续,三天内研究所的教授和研究员们基本到齐,所有人开了一次详细的会议,将这次研究的主题和各位教授负责的部份做了仔细的规划,卫书洵才知道他们竟然是在研究宇宙飞船的能源推进部份。 所有第一次听到宇宙飞船计划的人都是统一反应:疯了吧!凭地球目前的科技水平怎么可能制作宇宙飞船?! 不管年轻的研究员们信不信,工作以极快的速度分配下去。所有人被分成8个部门,各种负责一个项目。卫书洵所在的部门是光磁部,据说本部的部长在半年前发布过一个关于鎌原子光集跃迁的论文,据满怀期待的苏学长说,如果这项研究成功,就能减少巨大的飞船升空所需的能量。 光磁部的部长据说还有工作,暂时不能过来,目前由苏灼暂代光磁部部长之职。因为特殊的科学成就不能宣之于众,所以研究员们并不知道他在科学界的地位,只觉得他太过年轻,就算发表过一些优秀论文,也不够资格成为代理部长。尤其看他和伊教授的熟识程度,更坐实他走后门的传言。 卫书洵有些担心苏灼,经过这三天的了解,他已经发现这位学长是一个知识丰富,但常识超差的人。而且脾气还很软,绝对是被人骂都不知道回嘴的类型。 他已经撸起袖子做好帮苏学长教训刺头的准备,谁知第一天“软弱”的苏学长就把所有人都打击得没了脾气。 部门第一天的正式工作,自然需要开个小会,相互介绍一下,顺便安排工作内容。大家显然都存了冷落这位代理部长的心思,在他向大家打招呼时完全不回应,自我介绍的态度很冷淡,只说个名字就闭上嘴,一句也不多说。 卫书洵皱眉,正准备接口帮学长带动一下气氛,苏灼开口了:“原来你是黄博,我看过你的那篇《增强光纤渐逝波动率》的论文……”接着习惯性提出自己的看法,询问黄博做过几次试验,有没有试过某种某种实验方法? 黄博愣了愣,正准备回答,苏灼拍拍脑袋:“啊,抱歉,现在是自我介绍,这些晚点再讨论,下一次。” 打脸得真好!卫书洵忍不住暗竖拇指,你不稀罕别人,别人还瞧不上你呢!比技术知识的话,你们有什么资格瞧不起苏学长。 随后的自我介绍中,当每个人介绍自己名字时,苏灼总能立即接口:“你的《xxxx》论文我看过。”让大家压力很大,因为他对论文的理解似乎比原作者都还要深,实在让人很怕被他提问。幸好他还算克制,只是稍微夸奖几句,没有像对待黄博一样连番追问。 “没想到学长也很厉害嘛,还以为学长会被欺负呢?”一起在餐厅吃饭时,卫书洵笑道:“没想到学长把他们都教训了一顿,他们以后肯定不敢了。” “哎?欺负?有吗?”苏灼露出惊讶的神情:“我没有教训他们啊,我不打架的。” “……!”一点也没发现自己被欺负吗,这位学长有多迟钝啊? 卫书洵忍无可忍:“就是早上啊,自我介绍的时候啊,你说早上好也没人回应,叫他们自我介绍,每个人都只说了名字,其他什么也没有。要不是你教训他们,早就冷场啦!” “可是……”苏灼眨眨眼,满脸疑惑:“我和大家还不认识,不回应是当然的,自我介绍的话,不是只要说名字就好吗?而且我没有教训他们。” 卫书洵抚额:“谁自我介绍只说名字啊!” “不是吗?”苏灼疑惑。 “算了,吃饭吧!” “虽然不太明白。”苏灼微笑着把盘里的肉夹给卫书洵:“不过书洵很关心我,早上也主动回应我,谢谢!” “……!”卫书洵再次捂住心口。一个男人不要笑得那么好看! 学习机打小报告:“你要告诉周泉你变心了。”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