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91章 前因后果 - 技术宅养成系统

91第91章 前因后果

第91章前因后果(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好不容易推掉韩之新送他去医院的打算,卫书洵以中暑为借口返回周泉家。吐过之后胸口的不适就散了,卫书洵走进浴室冲澡,洗到一半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和急促的脚步声。 “书洵!”周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浴室门被用力拍打,一副马上要破门而入的架势。 “等等。”卫书洵把门打开一条缝,周泉已经闯进来,用力抱住他:“你没事吧?” “等、等一下,我还没穿衣服……”光着身被人抱在怀里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本来只想跟周泉说说话,谁知他会闯进来。卫书洵倒没什么绮丽想法,他身上还打着泡沫,用力推周泉:“有话出去说,先让我洗干净……喂!” 周泉抱完还不够,手居然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气得卫书洵用脚踹他,但因为脚底打滑,反而自己差点摔倒。周泉扶抱着他,脸上露出安心的神情:“还好,没有受伤。” 得知书洵遭到狙击,周泉快气疯了,但也顾不上报复,第一反应是冲回来查看他的安危。 “放心吧,我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卫书洵推了推周泉,他这时候终于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了,被周泉抱在怀里的姿势太暧昧,尤其他还没穿衣服:“你先放开我,我还没洗完呢!” 周泉目光扫过他光-裸的身体,瞳恐微缩。卫书洵挡住他的眼睛:“喂,你那是什么眼神!”那种充满侵-略性的眼神……不敢直视。 “我在外边等你。”周泉声音微哑,缓缓放开卫书洵退出浴室,关门,又不放心的回头叮嘱:“我就在外面,有事马上叫我!” “浴室里能有什么事!”卫书洵反锁上门,匆匆清洗干净,走出浴室就看到周泉沉着脸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视频中,许源君正在说:“来晚一步,尸体和监控录像都被那边的人先带走了。”虽然这么说,他脸上仍旧笑容满面,显然并不觉得困扰。 “无所谓。”周泉声音冰冷:“知道幕后是谁就行了。” 卫书洵凑过来,趴在沙发背上问:“是盛裕商场的事吗?” “嗯,过来。”周泉把他拉到沙发上,接过卫书洵手上的毛巾给他擦头发。视频中的许源君瞪大眼。 卫书洵在家里被老妈宠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理所当然的取代周泉的位置,问许源君:“怎么,尸体和监控录像都被拿走了?那你们不是什么都没查到?”其实早就知道会这样,这事肯定有人等在旁边善后,只不过本来是想处理卫书洵的尸体,现在变成处理杀手的尸体罢了:“幕后黑手是林家吧?” 许源君看着视频中不可思议的场景,愣了片刻才回过神,脸上再也没办法维持以往的假笑:“应该是,不过还是要谨慎查一查。即使没有尸体,顺着善后的线索也足够了。现在麻烦的是你的事,监控录像被拿走,我怕他们牵扯到你。” 如果被对方拿到杀人现场的监控录像的话,只怕卫书洵会被对方咬死。 “别怕。”周泉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在他耳边安抚:“我会毁掉所有证据。” “哦,监控录像的话,应该没问题。”卫书洵摆手:“我已经把自己的影像清掉了,虽然不保证百分百清除,但那人死亡的现场绝对没被录到。”虽然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卫书洵还是向两位专业人士详述了自己的工作内容,问:“这样子,应该没问题了吧?” “……!”沉默。 “怎、怎么了?”卫书洵不安的左右看看:“是哪个环节错了吗?” “……书洵!”电脑那头,许源君抚额,满脸无力的问:“我记得,你才18岁?” “是啊!” “我记得,你是普通大学生?” “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在刚逃过追杀时,你居然能想得那么周到,而且还是靠……靠……什么技术?” “楼宇智能化系统。”周泉代答。 “对。”许源君重重点头,快速敲打键盘,片刻后一脸苦相:“楼宇智能化系统真的是普通专业科目,我怎么觉得它的说明和你的用法对不上……书洵你真的是普通大学生吗?” 周泉和许源君都没去过现场,在他们看来,卫书洵肯定是靠背后偷袭才杀了狙击手。像他这样一个普通学生,突然遭遇袭击,惊慌之下当街杀人都有可能,更别说什么清除现场指纹,血迹,说不定林家安排的警察已经在前来拘捕的路上,这也是周泉紧急赶回来的原因。两人首先考虑的是怎样给他收尾,绝不能让他被扣上杀人的罪名。谁想到卫书洵比他们还考虑得周全,而且出乎意料。 “嗯,是普通大学生。”卫书洵点头,神色认真:“将来也会以大学生的身份毕业,工作,我绝不会让自己背上‘杀人犯’的罪名。” “我保证,不会再有这种事!”本来已经做好可能要付出一定代价交换书洵的杀人事件,更别提向林家报复,书洵的安全才是第一。但现在既然林家没有书洵的把柄在手,目标就要改为复仇了。周泉摸摸他已经干了很多的头发,转向许源君:“目标更改,叫吕馨回来。” 盛裕商场发生凶杀案,林家派系的冯队长早就暗中得到命令,第一时间带人控制现场并清除杀手留下的线索。 但是,受害者并不是他以为的年青学生。完全出乎意料的结果,从死者的身形和身边的枪来看,他才是那个杀手。杀人不成反被杀也就算了,最奇异的是,他是自己被电死的! 向上头请示过后,被吩咐一定要抓到“真凶”,虽然早知道凶手是谁,冯队长还是装模作样的派手下查找线索。 他的想法和其他人一样,这样一个普通学生骤然杀人,惊慌失措之下留下的线索不要太多。 但是…… “队长,一层楼都问过了,都说没看到死者经过,也没见过其他人。” “什么?”冯队长丢掉手中的烟:“怎么可能!” “这里的办公室多是作为仓库用,平常都关着门。”被问到的一名女职员无辜道:“而且这里是商场啊,谁会注意每个经过门口的人。” 无一例外都是类似回答,商场的陌生人太多,以至于这里的职员已经习惯不看门口了。 而商场经理还在拼命推卸责任:“感应门和防盗电网早就关闭,我怀疑这个人是小偷,想进办公室偷东西触动警报系统才被电死的。希望你们尽快结案,不要影响我们商场的生意。否则,我只有向上面投诉了。” 冯队长气闷,所幸手下带来了他想要的东西:“队长,今天的所有监控录像都已经拿到。” “队长,你来看一下,保安队长的情况不太对。” 事发时唯一守在监控视频前的保安队长是重要的证人,发现凶杀案时,这位肥胖的保安队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赶到现场,看到无端被锁在门内的尸体时,他一下瘫软在地。 “奇怪,这里的门不是关了吗?怎么会启动的?”旁边的保安问。 保安队长想着监控视频中诡异的黑屏,惊恐的大叫:“鬼,是鬼呀,他是被鬼杀死的!” 直到警察前来询问,他才稍微镇定一点,但仍坚持一定是鬼做的。 冯队长才不管这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他现在只想得到卫书洵是凶手的直接证据。 把保安队长直接拖进办公室,冯队长直接诱供:“我问你,16点到17点这个时段,你在视频里有没有看到过一个17、18岁左右的年青人?” 保安队长茫然的摇头:“没有,我我就看到那个死者而已,只有他一个人。” “你确定?”冯队长沉着脸威吓。 “确、确定。”保安队长肯定的点头:“他当时在、在追什么东西,一直跑一直跑,然后拐弯不见,我就听到有人死了。”保安队长抖了抖:“防盗电网明明关了的,一定是鬼干的。” “够了!”冯队长一拍桌子,唤来手下:“把他带回去笔录。”重要的证人没有了,接下来只能依靠录像了。 监控摄影头虽然有上百个,但只在重要路段保留录像。所以尽管冯队长努力想从录像里找出卫书洵,看得眼睛都涨满血丝,也只在保安队长说有鬼的地方看到几秒钟黑屏。黑屏的时间很短,就像是线路不稳而已。 案发现场实在太干净了,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而从断续的视频来看,也只能看到受害者一个人在奔跑。就好像他自己跑进那间空的办公室,然后自己被电死——从头到尾,找不到和卫书洵有任何关联的地方,即使想强加罪行也扯不过去,看来是没办法从林家那拿到好处了。 心中阴郁的同时,忍不住又鄙视林家。不敢对付周家,就拿人家小孩的朋友出气。结果没杀成,反而自己人死了,够没用的。看来林家的未来是没什么指望了,还是重新找个靠山好。 不管是周家还是知道这件凶杀案的人,都以为林家是对付不了周家,所以拿无辜的普通学生下手。虽然明面上没人说什么,但鄙夷的情绪悄然滋生,这导致林家在将来失去了不少政治上的盟友。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林家对付卫书洵确实不要脸面,但究其原因是因为未来的子孙告诉他们,周泉在2o16年死亡,同年周老因悲伤过度去世。林家趁势而起,占据了周家原本调迁的几个重要职位,之后借着林老的威势不停打压周家,在末世来临时,最终统治了人类唯一的安全城市——空城。 但是周家和其他几大家族一直在和林家抢夺空城的统治权,导致林家的统治渐渐力不从心。所以子孙们希望祖先能抢先利用未来信息加强政治资本,以便在末世来临时能一举夺取空城的绝对权力,到时候,别说统治空城,当皇帝都理所当然。 得到子孙的信息,林家骤然发现,他们说的周泉死亡事件根本没发生,现在已经是2o17年,周泉还活得好好的,而且本来身体不好的周老,从故乡渝城返回后,病情反而稳定了,看模样再活个五年十年都没问题。所以林家一时冲动之下暗算周泉,因行动仓促,被周家抓到把柄,为此不得不退出一个重要职务的争夺。 之后更别说,周家步步紧逼,林家根据未来政策做的职务调整和安排,全被周家抢占或破坏。要不是未来子孙保证周家绝没有时光机,他们都要怀疑周家也知道未来的事情。 目前的林家还不知道在未来世界中,有个恐怖份子和这时代的周家早已结成同盟,他们要杀卫书洵,只是单纯迁怒而已——因为林朋的入狱,以及他救了周泉的事。 吕馨奉周泉的命令去销毁证据,刚把保安队长提出来审问,就接到周泉收工的电话。卫书洵因为晚饭时吐了的关系,现在正饥_饿_难_耐的趴在桌子上吃外卖,周泉一边工作,不时用纸巾给他擦擦嘴角。 “我回来……”吕馨走到许源君身后,看到视频中的场景,惊讶的瞪大眼:“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只是一个擦嘴巴的动作,但这个人是周泉!周泉呀! “咳咳……”卫书洵吃得急,呛到了,匆忙灌下一口水,问吕馨:“馨姐,查得怎么样?有我的影像吗?” “没有呢,你真幸运。”吕馨不明情况,只当卫书洵幸运没被拍到,又疑惑道:“不过很奇怪,我审问那个保安队长,他一直说有鬼,是鬼杀的。哈哈,要不是我接手这事,还以为他已经被你收买了,故意装疯卖傻来帮你呢!” “我没有。”卫书洵歪头不解:“奇怪,难道那栋楼真的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