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85章 近视 - 技术宅养成系统

85第85章 近视

第85章近视(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卫书洵并不知道周泉和学习机私下里的“交流”,他的校园生活被忙碌的学习充实着。下半学期已经开始,不喜欢的副课也不敢再翘,上完课后,还得到叶学长的博士生公寓学机器人构图,晚上到赵教授的实验室补习。 上副课很痛苦,尤其是马列主义,机器人构图也很辛苦,明明只是画结构图,却有种越学越多的感觉。唯一值得安慰的只有赵教授的补习。光学成像学完之后,终于到了新的课程:光学信息处理。 光学信息处理,是对光学图像或光波振幅分布做进一步处理的技术。比起之前单纯的理论课,这一步骤的知识非常繁杂。简单的一个步骤,经常需要几页草稿纸的复杂公式才能运算完成。 但不知道为什么,卫书洵就是觉得很简单。什么空间频率振幅起伏次数的运算,振幅透过率,频谱分析,基本上赵教授一讲完他就能理解,就像是一种本能。 不过也有一点麻烦,因为长时间研究光的强度,相位,颜色等,每次实验结束后,他总感觉眼睛有些不适。 “书洵,你还好吧?”看到卫书洵不时揉眉心,叶诚天关心的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戴眼镜不舒服。”卫书洵擦了擦眼镜,他配的是平光眼镜,以前都没问题,最近几天总感觉镜片有些模糊,擦了也没用。 叶诚天想了想,问:“你的眼镜多少度?是不是镜片度数不合适了?” “……”卫书洵正准备戴回眼镜,闻言顿了顿:“不会吧?” 虽然不相信自己18年来一直保持的优秀视力会下降,卫书洵还是到学校的眼镜店里做了视力检测。结果表明他确实稍微有了点近视,15o度。眼镜店的营业小姐笑道:“15o度不严重,只要注意看书时间,多看看绿色,还是能恢复的。”末了,还是秉承营业员的工作态度:“要不然,给你配一副眼镜?” “不用,谢谢。” 出了眼镜店门口,卫书洵就把他的平光眼镜扔进垃圾桶。不近视的时候,戴眼镜当好玩,等到真正近视了,他却很敏感的死也不愿意戴——在卫书洵根深蒂固的意识里,戴眼镜是书呆子的专利。扮书呆子无所谓,他绝对绝对不要变成真正的书呆子! “纳米生物机器人可以修复你的眼睛。”学习机突然说:“需要吗?” “纳米生物机器人已经不多了吧?”卫书洵揉揉眉心:“算了,不能为这种小事浪费,我少看点书就好了。” 走回宿舍的路上,手机铃声响起,卫书洵看到来电人的名字,皱了皱眉,把手机放回背包。对方契而不舍,铃声一停又再次响起,卫书洵停下脚步,叹了口气,接起电话。 “喂,严冬南,什么事?” “书洵,一起出来喝杯酒吧,我来学校接你。” “我没有时间。”卫书洵认真道:“而且我也说过,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跟任何黑道扯上关系,在你退出之前,别再来找我。” 从那天相遇后,严冬南就打了几次电话约他出来,都被他拒绝了。王梅的事发后,据说警方针对岩哥那帮赌博集团和红灯区做了一次清扫,抓了一批人。岩哥这帮人不敢出面,竟然打电话叫他去做保! 在卫书洵拒绝后,被岩哥大骂不讲义气,简直莫名其妙,他又没跟这帮家伙混过,需要讲什么义气? 岩哥这还是跟他没什么关系的人,双方之间顶多算认识。严冬南可是发小呢,万一哪天也来这么一出,叫自己去帮忙做点什么,自己去还是不去?为免再把自己陷入不必要的麻烦,卫书洵决定和过去真正的完全切断联系。 “这样说太冷漠了吧,朋友之间聚一聚都不行,干嘛一副跟我吃个饭就成黑道的样子?”严冬南语气里充满无辜。 卫书洵并不知道过年时的事件是严冬南在背后指使,他还以为严冬南是唯一一个没强迫他重新出来混的朋友,加上发小关系,对自己冷漠疏离的态度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抱歉。”卫书洵诚恳道歉,但他对自己的决定非常坚定,也不打算更改:“等将来你退出时我再请你吧。我现在,只想当个普通的在校穷学生。” 听着这句完全不像卫书洵会说出的话,严冬南脸色铁青,耳边仍旧保持嘟嘟的响声,卫书洵竟然不等他回答就挂断电话。 “不行。”严冬南对上司薛老板摇摇头:“他不肯出来。” “唉,可惜。”薛老板遗憾的摇摇头:“本来想靠着a大学生的身份运点货呢,算了。” 大概上次的谈话真的说动了严冬南,卫书洵再也没接到他的电话,遗憾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其实他嘴巴上说得干脆,但对朋友很难做到绝情,讲义气习惯了,过不了心里那关。 心思放回学习上,卫书洵原想着控制近视,尽量少看书,但他要学的实在太多了,即使稍微放下机器人结构图的学习,赵教授那里说明了原因后,也减少他的学习量,仍旧没什么用。时间越来越接近期末,测验考试也越来越多,连一直不怎么注重理论的《电工电子实训》也要求他们开始背题。 专业课还好,最让卫书洵痛苦的是副课,尤其全是文字的《马列主义》,一道简单的问答题就是上百字答案,光看还不行,还得背出来。这样别说让眼睛恢复,没有继续近视下去就不错了。 又一节痛苦的马列课结束,卫书洵课本上画满了教授所说的“重点”,揉着眉心跟在伍峰身后慢慢走出教学楼,突听到前方一声呼唤:“书洵!” 卫书洵抬头,就看到周泉正大步走过来。周泉身上的皮肤比离开前更黑了一层,气息也更凌厉。尽管穿着休闲的牛仔裤t恤衫,浑身上下仍旧透着一股杀伐之气,仿佛刚从战场下来的士兵,身上带着看不见的血腥。一路过来,让学生们不自觉退避,连向来大大咧咧的伍峰都不敢说话。 卫书洵已经习惯他的凌厉,倒没什么感觉,惊喜的迎上前:“周泉,你回来了?” “嗯。”周泉在卫书洵身前站定,低头,眼中带着担忧,手指抚上他眉心:“怎么,很累?” 他一直守在教学楼外,从书洵离开教室时,就看到他在揉眉心,出了教学楼,又在揉眉心,一副极为疲惫的模样,令周泉很担心。 “没事。”卫书洵摇头,背书这事他虽然经常在宿舍哀嚎,但不想让周泉看到自己的衰样,只是说:“有点近视,眼睛容易累。” “他在为背书痛苦。”学习机卖队友。 “闭嘴!” 知道书洵真的没事,周泉松口气,拉起他的手:“走吧。” “去哪里?”两个男人牵手有点怪,卫书洵想抽回,周泉说:“你不想知道林建泽的事吗?” 这个话题绝对吸引卫书洵的注意力,人都有八卦心理,上次把窃听器投放到林家,一直很想知道能窃听到什么。但一来学习比较忙,二来总不好像八婆一样打电话问周皓:你偷听到什么没有? 所以听到周泉这么说,卫书洵立即放弃挣扎,反而主动拉着他跑上车:“那还等什么?快走快走!” 在周泉家,卫书洵兴致勃勃的听到了通过窃听器录下的林建泽父亲犯罪证据。要说起来其实挺无聊的,也就无非让人把钱汇到某个帐号,跟老婆提起某地的房产之类的,不过是普通的贪污罢了。让卫书洵高兴的是周皓说顺着这几条线索,找到了林家不少的房产和贪污帐户,虽然不足以触动整个林家,但让林建泽的父亲进去还是没问题的。 卫书洵和林建泽父亲没仇,他甚至不知道这人的全名是什么。但谁叫林建泽仗势欺人,要从根本上对付林建泽,也只有把他身后的势力处理掉。 “总算能解决了,省得我老担心有人在背后害我。”卫书洵大松口气,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 周泉揉乱他的头发:“有我在,你不需要担心这些。” 周皓皱眉,觉得周泉的动作太过亲昵,但看卫书洵一脸坦然的模样,又不像有什么:“我先回去,这事还要找人运作。另外周泉,回来了就到家里住几天,赵家小姐经常来找你呢!”周皓说这句话时,目光隐隐瞥向卫书洵,见他仍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无动于衷,觉得真是自己多想了。 等到周皓离开,卫书洵才转向周泉:“赵家小姐?” “邻居而已。”周泉表面镇定,其实内心很紧张,卫书洵本来就没接受他,要是再闹出什么误会,让他接受就更加困难了。 “哦。”卫书洵不置可否,他对周泉是什么感觉自己都还闹不明白,断不会为了对方有异性朋友生气。“对了,你和卫承到底背着我在干什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见卫书洵毫无反应,周泉心情复杂,不知该松口气还是失落:“并没有干什么,我们只是在确认未来的林家是否像卫承一样将信息传送到这里。” 卫书洵一惊,坐直了身体:“结果如何?” 周泉点点头:“已经确认。从学习机提供的时事新闻和政策资料的研究,再对比林家近期的职务调动,确定林家得到了来自未来的信息。” “那会怎么样?” “目前还不会怎么样,不过是提前累积政治资本罢了,别忘了我这里也有未来的资料,发展不会比他们慢。” “那就好。”卫书洵挠头:“政治上的事我不懂,你觉得没问题就好。那卫承可以还给我了吧?”虽然从不想念卫承,但好歹是自己子孙,没有老放在别人手里的道理。 “抱歉,我还有事要和卫承讨论,暂时不能还给你。”周泉垂下眼。他这里不过是抢先实施有利政策或职务调动以争取最大政治资源罢了,只要说服爷爷就没什么困难。卫承的工作却是再次潜入空城破坏林家的时空机器。 据说卫承那边正在发生战争,防卫只怕更加严格,卫承这一去可谓凶多吉少。但他为了向林家复仇,坚持要去,单方面中止了和周泉的通话,之后的联系再也没接通。尽管认识时间不长,但双方都是军人出身,又有着共同的敌人和共同保护的人,彼此间算是惺惺相息。周泉很担心哪天会突然看到卫承的尸体,更怕被书洵知道这个噩耗。 如果卫承死亡,他会直接破坏那块手表,即使被埋怨——那样沉重的未来,他不会让书洵知道。 卫书洵双手环胸,不悦的眯起眼:“你们背着我,还有什么事要讨论?” “战斗中的博击和刺杀技巧。”周泉说:“未来的战斗技巧和现在不一样,你想学吗?” “啊,那算了。”卫书洵无趣的撇撇嘴:“我现在连打架都不敢。” 周泉嘴角微勾,他完成了学习机的几个任务,其中一个奖励要求就是让学习机向他报告书洵每天的情况,也知道他因为同学失手杀人的事决定再也不打架:“你可以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保证,那天警局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不打架是好事,但他不舍得书洵忍气吞声。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需要再打架。”卫书洵耸耸肩:“没有钟友的话,我在学校也没什么敌人了……应该吧?”

下一篇   86第86章 周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