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82章 凶杀事件 - 技术宅养成系统

82第82章 凶杀事件

钟友的攻击突如其来,卫书洵毫不惊慌,把余欣推到一边,迎上钟友的刀。一个擒拿抢下刀,卫书洵反扣住钟友的手将他压倒在地。钟友即使被按在地上,仍旧死命扭过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向卫书洵,嘴里喃喃着:“是你害我,是你害我!” “余欣。”卫书洵转向余欣,说:“你到树林里看看。”从钟友的情况猜测,显然发生了非常糟糕的事。 余欣隐约也有这样的感觉,忐忑的走进树林里,远远就看到一个女人倒卧在树下。他根本不敢靠近,惊慌失措的跑出来:“有有、有个女的倒在里边!” 卫书洵打电话叫来了保安和辅导员,保安进去后,立即将树林封锁,听他们的意思,里面的女人已经死了。钟友也被交给保安看押,只在被保安扭着手抓走前,仍旧对卫书洵咆哮着:“卫书洵,是你害我,是你害我!” 卫书洵沉着脸,有些不明所以。他确实不喜欢钟友,但要说害,哪次不是钟友先挑衅,要不是钟友本人在眼前出现,他平常根本想不起有这么个人,不明白钟友为什么一直认为他要害他。 这事说起来也算王梅咎由自取。当初岩哥让她学校闹,承诺事成后给她一万。比起陪人睡觉,敲诈一下胆小的在校学生就能拿到一万,王梅也就兴高采烈的答应了。但拿到钱后,岩哥又反悔,说她只是到学校吵闹几天,发发帖子,不值那么多钱,才给了她三千。 王梅还要靠岩哥的庇护吃饭,不敢反驳,又不甘心只拿到这么点钱,就想到继续敲诈钟友。钟友早就把能借的同学朋友借遍了,哪里有多的钱,只能勉强抠出点伙食费打发王梅。 钟友一直怀疑卫书洵是幕后主使者,尤其他刚在学校论坛大骂卫书洵,当天晚上艳照就被贴在学校论坛,勿庸置疑,这是卫书洵的报复。没想到他已经赔了钱,卫书洵还不放过他,钟友对卫书洵更加憎恨。 王梅只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少女,没有人在背后出谋划策,她想敲诈,就只会拼命的打电话骚扰,还威胁如果钟友敢关机或挂她电话,她就马上再发布艳-照。钟友被逼得心力交萃,刚好这段时间全班都在补习备考,大家脸色都不好,没人发现他的不对劲。 再之后就是今晚发生的事了,钟友本来只是想威胁王梅,争执中失手杀人。茫然的离开时,竟然碰到卫书洵,已经钻了牛角尖的思维只觉得杀人也是卫书洵谋划的,故意等在路口想害他,因此向卫书洵挥刀。 警察来得很快,做为目击者,卫书洵和余欣被留下问话。正接受笔录时,卫书洵听到不远处两个警察的交谈。 “死者身份确认了吗?” “确认,死者叫王梅,据嫌疑人的辅导员说,是他的前女友。” 卫书洵猛然转头。怎么会是王梅?她不是已经拿到赌债了吗?为什么还在这里? “怎么了,书洵?”余欣问,眼角看到盖着白布的尸体被担架抬出,赶紧扭过头:“别看,太不吉利了。” 因为是凶杀事件,卫书洵和余欣及陪同的辅导员一起到警局接受问话。这是一起事实分明的凶杀案,凶手也已经被当场抓获,警方只是例行问话后就放两人回去。 虽然王梅不是什么好女孩,但两人毕竟曾经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乍然听到她被杀,卫书洵心情复杂。倒是余欣,在最初的惊吓过后,回到学校竟兴致勃□来,班上同学跑来询问,他就兴奋的向他们讲述卫书洵英勇擒贼,他发现尸体的场景。 “够了,你们!”卫书洵听不下去,从床上坐起:“钟友好歹也是同班同学,你们有必要那么开心吗?” “不是开心,就是好奇……” 见卫书洵脸色不好,大家只好扫兴的离开。第二天到教室,全班都在谈论钟友杀了他前女友的事,关于杀人动机,有人猜测钟友想和女友复合,不遂杀人,有人猜测是为了拿回那笔高额分手费。 “够了!”卫书洵走到讲台上,用力敲响桌子:“不管钟友怎样讨厌,他好歹也曾经和大家并肩在同一个教室上课,我不要求谁表现得同情哀伤,因为我也没这感觉,但至少请保持一定的尊重。这是两条生命,还有两个家庭的不幸,别人谈论就算了,我们做为同班同学,希望大家能稍微克制些。”说到这里,卫书洵语气放缓:“别忘了,王梅和钟友跟我们一样,都只有18岁。” “卫书洵说得对。”辅导员正为了这件事要来教室劝告全班,在门口听到卫书洵的话,欣慰道:“你们才18岁,恋爱也好,分手也好,生活中碰到的各种挫折,都不过是生命中必经的历程。你们还有大好的未来,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做出无可挽回的错事。至少在冲动前,想想抚养你们的父母。” 卫书洵让出讲台,回到座位上。辅导员继续道:“另外,关于钟友的事,希望大家不要再谈论。钟友是你们身边的同学,不是新闻中的陌生人,这不是件应该高兴的事。” 今天早上的课程被取消,接下来全部是辅导员关于生命意义的思考教育,末了还要求所有人写一篇关于生命的思考题上交。 卫书洵面无表情,他只是不喜欢别人兴高采烈的谈论这件事而已。毕竟死者是他高中同学,凶手是他大学同学,不是有深仇大恨谁会希望自己认识的人死掉。没想到随便说的话竟然被辅导员看好,觉得他很有思想品德,布置完思考题作业后,还单独对卫书洵说:“卫书洵同学,你的思考题,我会认真看的。” 一般这种全班上交的作文,老师大都是随随便便看过,甚至根本看也不看。辅导员这是表示对卫书洵的欣赏和看重,却把他郁闷得不行。 “我并不是……想要当好学生才说那些话的。”卫书洵趴在桌子上,对学习机道:“我只是自己不高兴,所以也不让别人高兴罢了。” “你现在已经是优秀的好学生了。”学习机答。 “你想死吗?” 一边在意识中和学习机聊天,一边提着背包跟在伍峰身后前往食堂。走到半路时,突然接到辅导员电话,让他到办公室一趟。在办公室意外的看到两名警察:“卫书洵,有些情况要向你了解,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任务发布。”学习机突然道:“解除被诬陷之罪。” “被诬陷?” 这个任务的信息量很大,卫书洵在上车前,悄悄给周泉发了个短信。 审讯的人是一名似乎小有身份的警官,不是昨天的警察,态度极为严厉,似乎已经把卫书洵当成嫌疑犯。 “你认识死者王梅?” “高中同校校友。” “那为什么昨天你不说?” “我跟她高中同校和案件有什么关联?”卫书洵反问。 对方用力捶桌:“我们得到确切情报,是你指使王梅敲诈勒索钟友,你还不承认吗?” 在回答警官的问话时,卫书洵让学习机搜寻钟友的案情报告,发现上边钟友已经承认杀人罪行,事实简单明了,案件负责人已经写出结案申请。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有人咬住了钟友的“卫书洵害我”这句话,要把卫书洵牵扯进来。 “不知道呢,我已经一年多没见过王梅了。” 卫书洵非常配合,表现得就像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是如此的信任警察叔叔。同时卫书洵在意识在命令学习机:“搜索整个警局里与我相关的所有信息,包括文件,短信,邮件,还有这个警察手机里的电话号码,复制给我。” “我不是扫描仪。”学习机答,但他还是立即显示出一条手机短信:“抓捕卫书洵。”这就是学习机发布命令的原因,显然有人要陷害卫书洵。 周家人来得很快,坐下不过5分钟,对方才问了几个问题,周家的电话就打来,询问立即改变。不只态度柔和,问题的方向也变成了“钟友是否经常欺负同学,是否有过犯罪动机”之类的问题。 周泉因为任务去了青海,来的人是周皓,以及跟着过来的周衍。周衍跟卫书洵算是相逢恨晚,一听到他有麻烦立即赶来,上前就问:“书洵,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打你?” “没有。”卫书洵答:“没来得及。” 周皓周衍立即冷冷扫向那名警官:“请问张警官询问完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当、当然。”那名张警官额冒冷汗,本以为只是个不起眼的普通学生,没想到他身后竟然是周家,早知道就不该答应这件事。 脚步刚离开警局,脑中立即响起嘀嘀声:解除被诬陷之罪,任务完成。 “我好象什么都没做,这样也算完成任务?” “人脉也是伟人应具备的一项。”学习机答,同时总任务目标上升o.5%,终于变成17%。 “这东西无所谓。”卫书洵坐上周家的车,在意识中道:“学习机,领取任务奖励,告诉我幕后指使者的名字。” “是。”学习机弹出那条短信的电话号码给卫书洵:“我的能力没有那么强,别忘了我只是学习机。” “好吧,应该够了。”卫书洵转向身边的周衍:“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查一个号码。” “什么号码?”周衍问。 “刚才审讯时,有人给那位张警官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应该就是陷害我的幕后黑手。我眼神好,看到了那个号码。”卫书洵写下电话号码:“麻烦你们帮我查一下,这个人是谁。” “不用说麻烦。”周皓道:“我们本来就要查这件事,有电话号码会更快。放心吧,周家的恩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