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78章 学校的闹剧 - 技术宅养成系统

78第78章 学校的闹剧

第78章学校的闹剧【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王梅也看到了鹤立鸡群的卫书洵,愣了愣,脸上显出尴尬的神情。卫书洵视而不见,他已经决定和以前的朋友划清界限,没有任何叙旧的打算。何况这件事不管钟友是对是错,王梅的行为他都不喜欢。 见卫书洵看也不看的从自己身边走过,王梅愣了愣,眼里闪过委屈。她会做皮肉生意,自然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被以前的朋友瞧不起根本无所谓,反正又挣钱又轻松,像她那个赌鬼爸爸,现在因为她能挣钱也再没打过她了。 虽然并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有错,但是,唯有卫书洵,她们不愿被他看到这样的自己。 当年一起玩的朋友中,模样最帅,性格最好的就是卫书洵,相处中一直对她们很尊重,从来没有借着喝酒占她们便宜。三个女孩一直对卫书洵怀有好感,只是卫书洵对她们一点意思没有,不管怎么明示暗示都没用,三人才不得不死了心。 虽然不想让卫书洵看到这样的自己,但被卫书洵视而不见又觉得很伤心很委屈。如果当时卫书洵肯接受她的话,她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 “喂,你,你过来!”孔平借了宿管阿姨的值班室,一边用力推着钟友,一边招呼王梅:“有什么话,我们进来谈吧!” 王梅深吸口气,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她还有该做的事。 孔平把事情想得很简单,不就是情侣分手吵架嘛,网上动刀子的都有,这里只是吵架,也许是女方不甘心被甩,有个中间人好好劝说一下,做个缓冲,也许事情就能了了。 锁好门窗,把八卦的众人关在门外,孔平给王梅倒了杯茶,就温和的笑着说:“你们的事是钟友不对,我们都骂过他了,你要是不满意,你再骂他几句,打他几拳?” 钟友不满的起身:“我凭什么让她打……” “闭嘴。”孔平压下他,继续对王梅说:“你看你那么漂亮,根本不用吊死在钟友这棵树上嘛,甩了他去找个帅哥不是更好?” 王梅抱胸冷哼:“只要他给我三万分手费,我马上走,看也不会看他一眼。” “哼,想得倒美,你一晚上陪客挣多少啊?来闹一闹就想要三万……” “钟友!”孔平发火:“你就这么对女朋友说话的?快道歉!” “我也不需要,让他直接给钱。” 孔平皱眉,不满的说:“这位美女,钟友甩了你是他不对,但你也不能这么敲诈。” “才不是敲诈。”王梅低头,委屈道:“三万其实是我借给他的,当时相信他,没有要借条,所以我绝不会让他这么跑了。” “胡说!”钟友气冲冲反驳:“那三万分明是……分明是……” “是什么?”孔平问,面露怀疑。 赌债的事不能说,和女友分手不至于被学校处分,欠赌债十有八-九会被学校退学。a大做为全国第一高等学府,不可能容忍一个赌徒学生。 “是她信口胡说的,根本没有过这回事。”钟友瞪向王梅:“我警告你,你再来闹事,我就报警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帮野鸡在哪里站街吗?” “那你可以告诉警察啊。”王梅扬起下巴:“让警察去那里抓我嘛,我会说你是嫖客哦,看你怎么跟学校交待!”她刚来a市就巴上了钟友这个金主,从来没有在a市卖过,根本不怕警察去查。 “你、你这不要脸的女人!”钟友气得一巴掌过去。 他是个好面子的人,这段时间生生被王梅弄成了一个小丑,整栋宿舍楼都在看他的笑话。还被无聊人把他的事放到论坛上八卦,说他是和女人上过床就甩的渣男,有时走在路上还听见有人谈论他的事。 顶不住压力的他愤而报警,可恨那帮警察根本不管事,只看这女人给出的合照,再被她装模作样哭几声,就简单的认定是情侣吵架。那天在警局里,他明明指认过这女人是鸡,还说出她站街的位置。警察非但不抓她,竟然还说:“女的不确定是不是妓-女,男的一定嫖-娼过。” 最后只是把两人分别训了一顿又放走,离开警局时,钟友分明看到蹲守在街角的那帮赌徒,要不是辅导员和班长来警局接他,他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坐上的士时脚都有点打颤。 回到学校后境况更糟,以前还有人支持他,说三万分手费太过份。但现在都是余欣那类的论调:一个男人被前女友逼到报警,简直是怂货。班上的女生也同样,以前还有几人安慰他,因为他报警——要三万分手费是女方过份,但污蔑前女友是妓-女还想把她送进警局的人更烂——以前讨好女生们送的礼物,帮写的作业,全白废了,现在没有女生愿意跟他说话。 “够了钟友!”孔平实在受不了钟友对女人辱骂和动粗的行为,抓着他的手把他甩到凳子上:“给我坐好,别忘了辅导员的话!” 钟友被摔得不清,喘着气瞪向满脸得意的王梅,突然想起刚才王梅看到卫书洵时的神色,目光一闪,对孔平说:“孔平,麻烦你先出去,我和她单独聊。” 孔平左右看看,完全没有过恋爱经历的他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小情侣的吵架,是辅导员安排给他的任务,没办法。想了想,孔平点头:“好吧,你们好好谈,你不准再动手,我就在门口守着。” 孔平走后,钟友脸色阴沉的看向王梅,说:“你认识卫书洵,对吧?” 王梅脸上得意的神情一顿,冷哼:“你在说谁啊?别想转移话题,拿钱来,不然小心岩哥他们真的动手。” “嘿,难道不是吗,我记得卫书洵认识那帮人吧?他也认识你吧?他知道你是个妓-女吗,肯定知道吧?”看着王梅脸上渐消的笑容,钟友觉得自己终于抓住了王梅的疼脚,快速说道:“什么分手费,我们要是情侣,也是我跟你要分手费,你和卫书洵肯定有一腿!不,说不定这次的事卫书洵也参了一脚。”说到这里,钟友恍然大悟:“肯定是这样,我得罪过他那家,上课时他就故意给我找麻烦,我的赌债肯定和他有关系!就是在弄破他的图纸之后我才开始经常赌输的!” 钟友在值班室里走来走去,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就好象邻人偷斧,明明赌博就一直有输有赢,现在却自己幻想是从得罪卫书洵后才开始输钱:“对对,肯定是这样,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害我!”钟友对卫书洵原本就抱着某种程度的被害妄想症,如今更是给自己的幻想做了肯定。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王梅握紧拳,脸色有些发白。她虽然难过卫书洵对她视而不见,但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完全配不上书洵,书洵不认她是应该的,她并不希望传出书洵一个a大高材生和妓-女是朋友的谣言。“你再顾左右言他都没用,岩哥说过,三万拿不出你最少要先拿一万来交差,一万总能借到吧。反正在学校里也不怕你跑了,岩哥愿意等一段时间,不然我就把我们的艳-照发到你们学校论坛。” 岩哥那帮赌徒下套让钟友欠上赌债,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教训他,找他要赌债其实也是吓唬的意图居多。当然,能赚到三万更加好,但现在看来是逼急了,那小子居然报警。岩哥觉得还是稍微给这小子喘口气好,把赌债暂时降到一万。按现在大学生的消费,多借几个人还是能凑到的。 一般欠债的赌徒碰到收债人减低赌债,不说欣喜若狂吧,表面上也会口头答应去筹钱。但钟友不是,一来他没有真正受到什么严重逼债,心里的恐惧不大,二是他自以为找到了真正的背后黑手——那帮混黑道的他不敢得罪,同校的卫书洵他还怕吗?卫书洵真的敢动他? 而且王梅退让的行为让他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气狠狠道:“果然他是幕后黑手,居然想害我!他勾结黑道的事全班都知道,我一定去校长室告发他残害同……啊……!” 王梅实在听不下去了,她一点也不想害卫书洵,也绝不让这个白痴害他!提着手上的小绅包对着钟友就是一顿抽打。小绅包虽然不大,但是三角型,尖角打在脸上跟锉子没什么差别,钟友的脸立马火辣辣的痛起来。 “啊,你这个疯女人干什么!”钟友左手挡住脸,右手打向王梅,王梅扑倒在地,马上哭叫起来:“救命啊,打人啦!” 孔平和门外等着看热闹的学生一窝蜂的涌进来,孔平气得拎着他衣领甩到一边:“你怎么能对女生动手!” 有人好心扶王梅起来,王梅摇头,双手捂着脸坐在地上一直哭:“我不会放过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卫书洵根本不知道他离开后这场闹剧,离开时有点担心王梅这样闹会不会出事,毕竟她身份敏感,几乎想打电话给岩哥。但马上止住,敲了敲脑袋,已经决定不再管他们的事,打个电话过问又有什么用。 和舍友们在食堂吃了晚饭,三人又回宿舍玩游戏,卫书洵仍旧到赵教授的办公室补习。他学得快,赵教授教得也快,现在已经快追上之前的进度,再过几天就能接触新内容了,早就厌烦复习的卫书洵对此抱着很大期待。当然,不能让赵教授知道。 “书洵,你来了。”赵教授正在看一本厚厚的资料,见卫书洵过来,招呼他在办公桌旁坐下,摆出谈话的姿势。 “教授,有什么事吗?” “咳咳。”赵教授似乎有点尴尬,掩嘴咳了咳,问:“书洵,你有女朋友吗?” 卫书洵眨眨眼:“没有。” “这就好,这就好。”赵教授露出松口气的神情:“你们现在都还年轻,应该以学习为重,不要整天情啊爱啊的,弄得跟电视剧一样,吵吵闹闹。” 卫书洵了然:“赵教授,您是说钟友的事吧?” “钟友?”赵教授推了推眼镜:“那个抛弃女友,被人追到学校来的一年级叫钟友?我开车经过的时候,看到你们宿舍大门外围了一堆人,吵吵闹闹。而且连我的学生都在谈论这件事,简直不像话,不只影响自己,还影响其他人的学习!”说到这里,赵教授严厉的盯着卫书洵:“书洵,你绝对不能学这种人,知不知道?你现在的重点就是学习,学习,谈恋爱绝对不准!” “……”卫书洵莫名的突然想到周泉,周泉好象喜欢他吧,如果周泉突然告白的话,用赵教授做挡箭牌会不会比较不伤兄弟情? “书洵,听到没有?” 卫书洵回过神,赶紧点头:“是,我知道了。” 从七点钟开始,上到十点钟,因为复习的内容已经越来越复杂,目前到了光学成像系统的科目。卫书洵之前就学到这里,但因为没有接触过实验,只是一只半解了理论。 赵教授于是把卫书洵带进实验室,打算做几个光学成像的小实验让他能更客观了解。卫书洵在理论学习上主动性不强,一转到手动实验就完全变了个人,双目泛光,满脸兴奋,明明让他搬实验器材,还一点没有打杂的感觉,走路都有点像跳的,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真是,一点也不稳重。”看着一脸高兴的跑回办公室拿笔记本的卫书洵,赵教授摇摇头,失笑。 “我还没见过书询那么高兴呢!”最近在写论文一直泡在实验室里的叶诚天疑惑的说:“说实话我平常看他上课,脸上没表现,但其实挺不甘不愿的,这次教授你要讲什么内容,终于让他喜欢上了?” “光学成像,还不是课本上的那些。”赵教授一边调试仪器,一边无奈道:“这小子就是不爱读书,喜欢动手玩而已。之前一直跟我要手动案例,被我诉了一顿,看来还是没改。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静不下心,学得太慢,能静下来就完美了。” 叶诚天望了望天,想起之前教他做方波发生器实验时,这小子几乎是一眼就看会了,就这样的进度居然还嫌不够。他要是再优秀下去,我这学长的尊严还能保持多久? 赵教授带着卫书洵做了几个简单的光学投影三维成像,光学三维测量,红外圆锥扫描的实验。动手的自然是赵教授,卫书洵现在还没有动手资格,只是抱着笔记本在一边详细记下实验步骤和解说。 虽然没能自己动手,但是能看到实验也很满足了。卫书洵认认真真的记录着,眼睛劳劳记住所有的实验步骤并在脑中模拟。 整整三个多小时实验才结束。其实这几个实验只是简单的做个大概形式,否则光是一个光学投影三维成像就只三个小时。 卫书洵和叶诚天一起打扫完实验室,关好仪器,检查好大门才回到办公室。赵教授已经先行离开,叶诚天邀请卫书洵:“反正现在还早,不如先去吃点夜宵吧?” “好啊。”卫书洵点头,收好背包,拿出手机,发现有十多通未接电话和两条短信。其中一通是周泉的,没人接之后发了条短信:“在补习吗?这周末家里开宴会,爷爷要你一定来参加,请柬明天会有人送来给你。只是小型宴会,别担心。” 卫书洵关闭短信,再看另一条短信,来自陌生号码: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卫书洵没有回复,在这时候说这句话的,似乎只有今天才见面的王梅了吧?发生什么事了吗? 另外还有十几条未接电话,全部来自钟友。卫书洵眯了眯眼,看来果然发生了什么。 两人一起到学校的一间小餐厅里吃夜宵,等待上菜的时间里,听到身后的几个女生在谈论钟友今天打人的事。基本都是骂渣男,居然打女人,三万分手费都是轻的,是我就怎么怎么对付他之类的话,搞得本来想去问问情况的卫书洵都不敢靠近。 宵夜吃到一半时卫书洵接到伍峰电话,问他:“书洵你什么时候回来?” “正在吃宵夜,吃完就回去,怎么?” “那你快点啊,钟友找你!”不耐烦的语气,伍峰将自己讨厌钟友的态度表现得明明白白。 “他找我什么事?” “不知道,我不想跟他说话,把他轰出门了。” “我知道了,等下就回去。”虽然不喜欢钟友,不过卫书洵意外的发现自己没有幸灾乐祸的感觉。以前高中时明明很喜欢欺负人和看人出糗,现在一点感觉没有,还会觉得很无聊。 吃完宵夜,和叶诚天在路上道了再见,卫书洵背着背包慢慢走回宿舍。在宿舍大门外就看到等在路灯下的钟友,见到卫书洵,钟友立即小跑上来。 宿舍外绿树成荫,隐隐遮挡了灯光,但卫书洵优秀的视力,还是看清了钟友脸上的三道抓痕和颧骨上的一块青肿——他之前还担心王梅被欺负,看来不用了,钟友的武力值显然不够。 “钟友,你的脸怎么了?”其实有点想问一个大男人顶着这张脸怎么好意思出门还站在灯光下,想想还是厚道点装不知道吧! “哼,你就装吧!”钟友冷笑:“那个女人不是你派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