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77章 又一个熟人 - 技术宅养成系统

77第77章 又一个熟人

第77章又一个熟人【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起身才发现宿舍的三人已经回来,此时正趴在窗台上看热闹。卫书洵跳下床走过去问:“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只有一句话,但光是三万那个词,卫书洵就猜到肯定是那帮追债的赌徒做的好事。 “书洵你不知道啊?”伍峰一脸惊讶:“这事都已经闹了好几天了,你居然没听说过?” “什么事啊?”卫书洵也趴到窗台往下看,宿舍楼的大门前站着一位白裙黑发的女孩,离得远没看清脸,此时女孩正大声高叫:“钟友,别想躲,以为玩完我就可以甩了吗?给我出来,你不出来我就天天来闹!” 卫书洵惊愕,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据说钟友和这女孩上床之后就把人甩了,所以这女孩天天来闹,快有一周了吧!”余欣向卫书洵说明情况:“如果是真的,钟友就太渣了。” “不过三万分手费也太夸张了一点。”王安清耸肩:“不怪钟友一直说她敲诈。” 卫书洵眨眨眼:“我居然不知道,学校不管?” “你这段时间早出晚归,快熄灯才回宿舍,当然不知道。”伍峰满脸幸灾乐祸:“第一天钟友和这女孩就被辅导员叫去谈话了,但好象没用,这女孩天天来,咬死三万分手费。这种男女分手的事情学校也没法管,只是叫钟友早点解决。” “钟友怎么说,就一直躲着?” “没错,前两天还叫了警察呢,说这女孩是妓-女要敲诈他。今天她又来了,看来真的是污蔑,警察也管不了。” 在卫书洵忙着制作楼宇智能系统的这段时间里,岩哥等人想出了其他追债的招。混黑的总会认识几个做皮肉生意的女人,当初和钟友勾肩搭背那会,就有一个经常跟他们混的女人和钟友好上了。那女人年纪不大,看着还清纯得像个学生,每次钟友赌牌的时候就搭着他的肩坐在一边甜言蜜语,钟友赢钱了两人就去开房。 虽说是钱货两讫的皮肉生意,不过钟友偶尔会在开房后陪她去逛逛街买买衣服,两人也拍了几张看似情侣的合照,还偷拍有几张床上的艳照——她似乎认为有个a大的高材生嫖客也算值得炫耀的事。 岩哥派人来学校堵了钟友几次,因为钟友一直和同学粘在一起,他们也不敢在学校里公然做什么,更别说像对付普通白领一样上门泼漆追赌债。得知有这么个女人之后,岩哥就直接让她拿着两人的合照来追“分手费”。 这招意外的有效,大概这类事情有过太多先例,对于她被甩的理由,学校里根本没人怀疑,只是把两人都批评了一顿,叫他们不要影响其他学生。 做为受害者的钟友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唯唯诺诺,不敢说出实情,只骂她是敲诈——对此学校除了劝说也无能为力。 这名女孩得了岩哥的金钱保证,见对付的又是一个胆小的在校学生,根本就不在意学校老师的那点训斥,仍旧每天过来催逼三万“分手费”。 “算了,管她的。”卫书洵眼睛一转就猜出怎么回事,对这种八卦没兴趣,抬腕看了看表,发现已经下午6点多,到晚饭时间了,于是叫上三位舍友:“别看了,趁现在食堂没人,去吃饭吧!”整栋宿舍楼的窗户上全是满满看热闹的人,闹剧结束前肯定没人想到要去吃晚饭。 “好吧,反正钟友一直不出面,也看不了什么热闹。”伍峰的语气带着些遗憾:“要是像前两天一样把警察招来就好了。” “警察也管不了小情侣闹分手啊!”余欣的语气里是满满的鄙视:“一个男人搞不定女朋友,居然去报警,没有担当,简直丢男人的脸!” “哈哈哈,因为出不起三万分手费……”伍峰朗声笑道。 此时四人已经出了宿舍,在走廊上边走边聊,不想刚好旁边宿舍的门打开,露出了钟友苍白的脸。 将近一周的闹剧看来对他影响很大,整个人憔悴了很多,眼下是重重的黑眼圈,看人的模样阴森森的,似乎带着怨毒,又似乎只是纯粹瞪人。 背后说人还被当面捉到,余欣和伍峰都有点尴尬,不过他们和钟友本来关系也不好,只是打了几个哈哈就直接走过去。在他们身后,钟友的同舍室友,班长孔平用力推了推站在门口的他:“快走啊,都跟你说了这事不能躲,你好好跟她谈谈。辅导员不是说了嘛,再这样闹下去不只影响同学们,对你自己更不好!” 钟友个子瘦小,力气比不过孔平,被直接推出门,他同宿舍的另外两个室友冷冷看着,露出鄙夷的神情——上学期他们帮钟友打抱不平,却被骗到一群赌徒中,差点挨打,现在和钟友的关系非常冷淡。只有热心的班长不计前嫌仍旧关照他,但是这份热心在此时却让人憎恨,居然逼他去跟楼下那个妓-女讲和?! “我说了她不是我女朋友,她只是个妓-女!”被硬扯向楼梯,钟友低声骂道。 “你这样说太过份了。”正直的班长不满的说:“就算分手也不能这么辱骂对方,虽然她要三万分手费是很不讲理。反正辅导员下了命令,你今天一定要把这事解决,不能再闹了,不然学校就要给你处份!” 卫书洵四人也是刚刚走下楼梯,正听到钟友的骂声,伍峰咧了咧嘴:“被这么说,要是我,肯定不只三万分手费。” 王安清好心,转头对上一层楼梯的钟友叫:“钟友,我看你多少给她一点补偿吧,争取和平分手嘛,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显示没人相信钟友的那位女朋友是妓-女,反而都觉得污蔑前女友是妓-女太过份了。 钟友恶狠狠的瞪着6o2宿舍的四人,气得直喘。卫书洵瞥他一眼,对舍友们道:“行了,走吧!”他虽然清楚真相,但没兴趣帮钟友洗白——这事也洗不白,欠赌债同样让人鄙视。 四人径自下到一楼,看到宿舍门口外也围了一批看热闹的人,人群中女孩的声音仍旧在骂:“……一开始你要是和和气气谈分手就算了,但你骂我是妓-女的事,我绝对不忍,三万分手费你敢不付试试看,我不告你强-奸就告你诽谤!” 卫书洵挑眉,就算是警察,没抓到现场也不敢直接说某人是妓-女,难怪她有恃无恐……不过,这声音为什么那么耳熟? “来了来了。”楼下有认识钟友的人,看到他立即喧哗:“让让让让,男主角出来了!” 随着人群的让路,卫书洵也看到了堵在门口的女孩,原本离开的脚步忍不住顿了顿:“王梅?” 王梅是卫书洵高中时的朋友,曾经的不良少女之一。当初张晨双介绍她们去给人做情妇时,打的就是清纯学生的牌子。如今王梅还是这副打扮,清汤挂面的黑直长发,一身纯白的淑女长裙,虽然做的是皮肉生意,但毕竟才18岁年纪,脸上还看不出风尘味,无怪乎没人相信钟友的话。 不过,他以前的朋友是不是太多了,到哪都能碰上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