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76章 楼宇智能化系统 - 技术宅养成系统

76第76章 楼宇智能化系统

第76章楼宇智能化系统【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关于周泉喜欢自己的事,卫书洵回学校后认真想了一晚,又查了查网上这方面的资料。他没谈过恋爱,不清楚爱情是什么样,但网上说得很清楚嘛:看不到对方会想念,看到对方会脸红心跳,强烈想碰触对方,对对方有欲-望或性幻想——他一样都没有! 可以确定他对周泉并没有任何爱情的想法。当然,看到对方会发自内心的喜悦,知道对方生病受伤会担心,做为朋友来说,这种反应是理所当然的,不能做为依据。 因为和过去的朋友几乎完全绝交,卫书洵很珍惜现在的朋友,并不想因为周泉喜欢他的事就和周泉绝交。反正周泉没有正面表白,他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久了周泉自然会放弃,到时候大家就可以继续当兄弟了——没谈过恋爱的某人似乎相信恋人不成还可以做朋友这句话。 这么打算的卫书洵第二天下午就毫无压力的继续到医院探望周泉,意外的得知周泉已经出院回家,然后被隔壁病房休养的周老抓住,陪着周老下了一下午军棋,被打得稀里哗啦。 “周爷爷,您对后辈太不温柔了,您应该扶持我,鼓励我,故意输几局激励我的斗志才对。”不知道输了第十几局,卫书洵郁闷的说。 “俗说话,三尺之局为战斗场,你见过谁在战场上故意认输的吗?同样的军事力量相争你还输给我,说明你战略太弱,还要多多磨练。” “我又不是军人。”卫书洵嘴上抱怨,还是老老实实的摆棋,他对老人就是没辄。“周爷爷您军略厉害是厉害,但用来下棋小心把对手都吓跑,反正我以后是不敢和您下啦!” 周老看着盘腿坐在病床上,皱着脸毫不客气抱怨的年青人,笑得一脸开怀。他年青时对孩子刻板严厉,导致几个子女长大后都是严肃冷漠的面孔,又用同样的严厉来教育孙子。等周老想含怡弄孙时,发现几个孙子对他虽然濡慕尊敬,却根本不敢,甚至没想过对他撒娇。 人越老心越软,周老退休后把注意力都放在两个最小的孙子上,才终于体会到小孩子撒泼打赖时,做爷爷的幸福感。所以在周家,周泉是他最看重的继承人,周轩,周凡这对双胞胎是他最疼爱的孙子,老年的寄托。自然,对救了他们的卫书洵,周老也认真的视为恩人,没有因为他的年青而轻忽。 他原本对卫书洵的印象是比较片面的周家恩人,见义勇为少年。知道周泉和卫书洵关系好,也很欣慰的叮嘱周泉要找机会报答他。如今相处下来,又发现卫书洵性格直爽开朗,说话讨人喜欢,而且把他当做普通的长辈对待,让周老心里舒坦。 本来是要找周泉的,被周老捉住陪着玩了一下午无聊的军棋,想着对方是老人身体还不好,就多说了点哄他开心的话,不知道哪里讨了周老喜欢,第二天周老居然还派车来学校接他,继续下棋。卫书洵陪完周老还得继续赶回学校上赵教授的课,因为迟了十多分钟,被赵教授训了一顿。 卫书洵想起赵教授也是个老人,估计也得哄。就在复习指导看过的课程时做恍然大悟状,表示:“原来这个公式是这么理解的,我完全搞错了,多亏教授的讲解!” 赵教授对此很高兴:“就是嘛,所以才叫你来复习啊,之前你还不乐意,这下知道巩固基础的重要了吧!那今天就再加半小时,我给你仔细讲讲!” 卫书洵:“……!!” 还好周老住院时间不长,第三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卫书洵当时正在学校上课,周老直接叫司机把他住院期间收的满满几十个果篮全部送到卫书洵宿舍。 卫书洵下课回到宿舍时,看到堆满宿管阿姨值班室的果篮傻眼,班长搭着他的肩膀说:“书洵,俗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我知道,分下去吧。”卫书洵摆手,无所谓的说:“分一半给女生宿舍那边,想吃就自觉动手啊!” “哦哦,我去我去!”伍峰最积极,拎了两篮水果就往女生宿舍跑,其他人嘻笑着也提着果篮跟在他身后,比往自己宿舍搬积极多了。 “记得给我留几篮,我要送人。”卫书洵把书包交给余欣,提起三个果篮往实验室走。孙依三人上次说过实践已经结束,但要交作业,所以最近几天一直趴在实验室的电脑上,卫书洵也没敢打扰他们。 推开实验室大门,立即被里边的烟味炝得直咳:“咳咳,我说,你们在烧炭自杀吗?” “安静。”冯玮咬着烟盘腿坐在电脑前,双手在键盘上敲打个不停。孙依和刘永冬倒没吸烟,但电脑桌上的烟灰钢已经装满过滤嘴。 “你们到底呆了几天了?”卫书洵打开门窗排风,走到刘永冬身后问:“什么作业啊?有那么难制作?” “楼宇智能化系统,真实版。”刘永冬目光还盯在电脑前,解释:“教授手上有个公司项目,想用两万元购买楼宇智能化系统新框架。教授说谁做得入了买方的眼,合同就直接签给谁。” “什么公司啊,太小气了吧,买学生的也不怕出问题。” “其实他们只要框架,之后大概会让技术员重新补充加固,对方可能觉得学生的想象力比较丰富,反正不合意他们也不亏什么。”刘永冬耸耸肩:“对我们来说两万也很划算,楼宇智能化系统市面上也不少,只是从原有基础上改进罢了。” “啊,不行,想不出来。”一旁的孙依趴倒在桌子上:“算了,我不浪费精神了。” 卫书洵好奇的凑到孙依电脑前看了看,疑惑的问:“你这里不是很不错了吗? 综合布线系统,计算机网络系统,视频会议系统,安全防范管理系统,唔,视频监控、防盗报警、门禁管理、一卡通、电子巡更,很全嘛,一看就觉得很安全!对了,电子巡更是什么?” “门禁系统的变种。”冯玮斜睨他:“你连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敢说安全。” “词语安全。”卫书洵不理他,继续问孙依:“这不是很好吗?我住的大厦要是看到有这些智能系统保护,肯定睡得安心。” “这些其实只是常见功能,所有楼宇智能系统都必定有的,虽然不排除一些系统偷工减料。”孙依从果篮里拿出一个雪梨,懒洋洋的啃着,一边解释:“对方想购买新的框架,就必须加上新的,更符合民居的人性化功能,还要优化核心智能,使系统运行时速率更高效。我根本想不出来住在大厦里的人还需要什么智能服务。” 刘永冬和冯玮齐齐点头。他们技术不差,但在这方面也完全想不出,毕竟从没有居住高档住宅的经验。 “书洵,你脑子灵,有没有什么好点子?”刘永冬问。 卫书洵耸耸肩:“我家住的是普通公寓小区,有防盗摄像头就了不起了,还奢望楼宇智能系统?” “唉,还差两周截止,想不出新的框架,看来这两万是没指望了。”冯玮可惜的叹气,两万对还是学生的他们而言吸引相当大。 “说实话,我连楼宇智能系统是什么都没搞懂。”卫书洵摊手:“我先回去查查资料吧,看能不能帮上点忙。” 回宿舍后,卫书洵上网查找楼宇智能系统的介绍说明,同城订购了几家不同的楼宇智能系统光盘回来研究。发现除了外观不同,果然功能框架都是一样的。差别就是谁的外观比较好看一点,速度反应更快一点。单说系统的话,并不是很难。 卫书洵翘着腿坐在电脑桌前,手撑下巴,在意识中呼唤学习机:“学习机,未来有没有楼宇智能系统的设计方案?” “有,全智能安防系统。”学习机答:“你的任务奖励:o,无法提取。” “你回头直接补任务好了。”卫书洵说:“给我几个系统做做参考吧!” “不符合规定……” “又不是第一回了,别那么死板嘛!”卫书洵没有用销毁威胁学习机,虽然学习机一直是平板无感情的电子声,但卫书洵清楚他绝对有自己的感情,害怕死亡,不想死亡,学习机有着不逊于人类的求生欲-望。所以卫书洵也尝试着和学习机平等交流,避免冷冰冰的任务——感觉似乎有了点效果,学习机已经很久没有强制发布任务。 “你也知道,之前为了补习,每晚都请女生吃宵夜,开销不少。赵教授和叶学长一直很帮我,我也打算请客感谢他们。还有我想买新元件,研究花费的开销更多。这份合同,我想签下来。”卫书洵一一向学习机分析自己的贫穷:“你看,不会占用太多时间,只要给出新的功能和框架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给孙依他们,之后你有什么任务尽管发布,怎么样?” “好吧!”学习机再次妥协,他本来就不是固守规定的智能系统,否则就不会差点被销毁了。卫书洵没有像最初一样抗拒咒骂他,虽然被骂也无所谓,但学习机并不愿双方再次进入敌对状态。 因为卫书洵和善的与他对话时,核心集结ad1eow系统会加速运转,让学习机产生一种类似“舒服”的感觉,尽管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目前还想保持下去。 卫书洵知道周泉已经出院回家,一开始被周老拉着下棋没空探望,之后他打算专注于楼宇智能系统的新方案,没时间绕大半个城市跑到a市另一头的周家探望。想想反正多看几眼也看不好周泉的伤口,干脆直接发过去几条祝福身体健康的短信,课余时间一心一意扑在电脑上。 学习机给的楼宇智能系统实在太新潮了一点,连空中停车场的安防系统都有,卫书洵不得不仔细筛选出能用在这时代的相似功能并进行更改。 所幸上学期跟着孙依三人制作信号增强器时学过一点编程,加上学习机的辅助,勉勉强强能自己编写,不懂的地方学习机还会主动帮忙编程,令卫书洵感动又紧张——那么主动,不会要发布很困难的任务吧? “咦?气流波动识别防护系统?”卫书洵只知道楼宇识别系统的大概框架,很多地方还要靠孙依三人指导。此时三人正站在卫书洵身后,惊讶的看着他编写出的实用又新颖的功能。不过,书洵是不是没睡好,怎么时不时打出莫名其妙的功能。 “啊,打错了。”这好象是未来的爆炸防护系统,不小心打出来了,卫书洵赶紧删掉文字,换成烟雾识别防护系统。 只是制作大概框架,新增功能不多,对一些累赘功能做了删减或集成管理,工作量不大,概因卫书洵的系统编程能力不太过关,经常要停下来向三位朋友询问,才花费了整整九天时间——虽然三人的编程能力都很强,但没神话到卫书洵说:我要xxx功能的系统,三人就能编出来,还得靠卫书洵自己,幸好学习机肯帮忙——还是很担心将来的任务会不会很困难。 总之卫书洵勉强做出了半个框架,揉着发酸的肩膀把设计方案和编写的系统一一展示给朋友们看:“怎么样?有这几个新功能,足够新颖和实用了吧?” “哦,虽然只是更改和增加了几个功能,但这样一看,框架简洁,功能齐全,果然好多了。”刘永冬用力拍拍卫书洵的肩:“了不起啊书洵,居然学得比我们还快!” “那就好。”卫书洵打了个哈欠:“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还有5天,加油!” “咦?”三人同时面露惊讶:“交给我们?” “当然,你们总不能叫我一个人搞定整个设计方案吧?” “但是,这是你设计的……” “我就只会设计这几个哦,其他的根本不会。”卫书洵摆摆手:“反正剩下的交给你们,拿到钱的时候记得分我就好了,其他的我不管了,累死了,我要是再翘课肯定会挂科!”为了设计方案,他翘掉了整周的马列主义相关课程,路上碰到老师时都觉得被瞪得快起火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刘永冬点头:“5天5夜足够了!” 卫书洵虽然翘了一些课,但专业的技术课程他没有翘过,赵教授晚上的补习更是不敢翘,这9天的编程用光了他所有的课余时间,连吃饭都是坐在电脑前边吃边打,弄得睡眠严重不足,眼眶下重重的黑眼圈。把系统丢给朋友们后,卫书洵回到宿舍立即倒头大睡——今天不管是什么课程,他都翘定了! 朦朦胧胧的睡梦中,似乎听到什么嘈杂的声音,卫书洵翻了个身,用枕头盖住脑袋继续睡。嘈杂声时断时续,搞得卫书洵老梦到女人吵架,直到睡意渐消,才隐隐听清外部的嘈杂声是什么。 “钟友,你别想躲,告诉你,你不拿出三万分手费,我马上告你强-奸!” 我靠!卫书洵惊坐起身,睡意全消。 这追债方式也太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