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74章 周泉的福运 - 技术宅养成系统

74第74章 周泉的福运

第74章周泉的福运【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钟友?”卫书洵惊讶:“你们找钟友干什么?” “那小子欠了我们的赌债,躲进学校不还了!”岩哥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要不是顾虑这里是学校,我们不敢把事情闹大,早就打断他的手!” 虽然上学期赌钱受了教训,但当时同学帮忙,卫书洵出面,只损失了5oo块,对钟友的打击并不大。寒假过年收了不少红包,钟友一时控制不住,看到路边有人赌博,又参与进去。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个赌搏摊位和上学期的那群人是同一组织。赌徒们按照以往的方式,先让他赢上几局小的,等上完全投入之后,开始有输有赢勾动他的情绪。按照往常,赌徒们故意输小赢大的赚个差不多就够了,但赌到一半时,过来看清楚的一个小头目认出他是上学期那个a大的小子。 上学期因为这小子被卫书洵白揍一顿,因为顾虑他是a大的学生,又怕惹到卫书洵,他们没敢报复,但心里是记着的。如今见他又不怕死的来赌博,这群人就干脆挖了个陷阱。 先是让他输得很惨,其中一个小弟装成好心路人帮他把钱赢回来,靠着一手出色的赌技,很简单的就赢得钟友的信任。之后两人关系越来越好,有这位新朋友在边上看顾,钟友几乎是十赌九赢,也使他的赌瘾越来越严重。 因为对方是a大的学生,这群赌徒也不敢太过份,就是下手赢了钟友几笔,除了之前故意输给他的钱,也把他当月的生活费和过年的红包都给掏光了。本来到这里钟友幡然醒悟的话,损失并不大,也就几千块。但他不管不顾的叫着继续赌,没有赌本就当场借钱写欠条。就这样借的钱加上输的钱,一晚上竟总共欠了三万多。 钟友在第二天的时候醒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竟然欠了那么多。三万用嘴巴说出来很少,但对一个每月生活费不到两千的学生而言绝对是天文数字。趁着赌徒们不备,钟友逃回了学校,此后再也没出过校门,出入宿舍和教室都随时和同班同学一起。 钟友不敢说自己欠了赌债的事,赌徒们也不敢公然找他。这事公布出来,钟友可能被学校记过甚至退学,但做为引诱a大学生赌搏的非法集团,他们自己也要迎来一次清理黄赌毒大扫荡。所以这十多天来,双方一直非常默契的在暗中躲逃和追捕,至于躲避卫书洵,只是怕他讲同学义气,阻挠他们收回赌债。 “……这算什么事啊!”卫书洵听后无语极了,明明上学期就把生活费输光了,还是同学们帮他拿回来,还差点引发群体斗殴事件。就这样钟友还没接受教训,一个18岁学生居然欠有3万赌债! 卫书洵不是什么好心人,钟友时不时给他添麻烦,不揍他只是因为自己要当好学生而已,怎么还可能插手麻烦事。道上有道上规矩,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算是卫书洵想解决这事也得用钱摆平,他脑门被夹了才花自己的帮钟友还赌债呢! “我跟他虽然是同学,但各过各的,才不会管他欠谁的钱。”卫书洵在电话中对岩哥说:“但这里是全国重点大学a大,任何不好的事都能引起全国关注。引诱a大学生赌博的事要是传出去,估计马上就能成热点新闻,你们别在学校太嚣张。另外,今后任何人都不要再提我的名字。我是普通的a大学生,不认识你们,明白?” 挂了电话,卫书洵把手机递给这名小弟:“别在学校闹事,这里是a大。” “我们就是顾虑a大才没敢动手,不然早把他拖出去打断……呃……”对上卫书洵的目光,小弟讪讪的闭嘴。他是上学期被卫书洵揍的人之一,对卫书洵多少有些忌惮。 “不管你们和钟友怎么闹,别牵连其他同学。” 知道钟友的事后,卫书洵稍微留意了一下,发现钟友果然时时都要搭着几个同学一起走。因为上学期的事,他在班上人缘不好,和别人在一起似乎是带了一点厚脸皮硬赖着的感觉。 不过这些都和卫书洵无关,他对钟友的事完全没兴趣关注。仍旧每天下课后,晚上到赵教授那里复习。他之前学的那些资料,明明已经理解,赵教授还要全部重新讲,卫书洵其实觉得挺痛苦的。还好赵教授会不时的说些案例或者做点小实验吸引他,使他能保持兴趣听下去。课间休息的时候,还可以蹭到叶诚天那儿,帮他找找资料,向他讨教一些问题,过得也算滋润。 白天正常上课,晚上到赵教授办公室学习,忙忙碌碌的一周过去,卫书洵差点都忘了视讯仪还在周泉手里,更别提钟友的破事,早就抛到九宵云外。 周末早上11点多,卫书洵和宿舍的三人都还懒洋洋的窝在床上睡懒觉,突然手机响起。卫书洵意外的看到来电竟然是许源君——两人虽然交换了电话号码,但真正联系还是第一次。 “早啊,许源君,有事吗?” “你今天没有课吧,可以出来吗?”许源君的声音没有以往的嘻笑感,似乎很严肃。 卫书洵立即起身下床:“可以,找我有事?在哪里见面?” “a市军警附属医院。”许源君说:“周泉中弹了,伤在心脏部位……你来看看他吧……” “什……”卫书洵顿了顿,脸色瞬间发白。 冲出宿舍后立即打了辆车直奔军警附属医院,连电梯都来不及等,卫书洵以生平未有的速度直接从楼梯冲上三楼,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紧张,看到走廊上迎接他的许源君时,几乎喘不过气来。 “周泉……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中。”许源君拍拍卫书洵的肩,示意边走边说:“有个犯人身上暗藏了把枪,押送回来的路上从背后打了周泉黑枪,伤口在后心位置。虽然马上做了紧急处理,但是……”说到这里,许源君不再言语,面露沉痛。 卫书洵茫然的跟在许源君身后走向急救室,在急救室外见到一群人。其中有认识的周爷爷,还有那对双胞胎表弟。但此时双方都没有打招呼的心情,全都一言不发的紧盯着急救室。 四个多小时后,急救室的灯关闭,戴着呼吸器的周泉被推出来。主治医生面对满脸急切的众人,说道:“子弹已经取出,幸运的没有伤到心脏,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太好了!” 在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几位女性更是激动的哭出来。周老扶着拐杖,用力点头:“这就好……这就好……” 卫书洵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跟在推车后陪着昏迷中的周泉前往加护病房。许源君向战友们发去好消息,露出今天第一个微笑:“明明是近距离对着心脏,竟然没有伤到,他也太幸运了。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周泉以后肯定要享福了。” “是啊。”卫书洵也笑起来:“做为惊吓我们的惩罚,等他康复后,一定要让他请客才行。” “不是幸运。”学习机的电子声在卫书洵脑中响起:“纳米生物机器人为了修复他的身体,已经全部分解。” 卫书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