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72章 课代表 - 技术宅养成系统

72第72章 课代表

第72章课代表【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卫书洵根本没想起来还有个卫承,他甚至完全忘了视讯仪还丢在周泉家的客厅,喘过气来的第一反应就是直接跑了。 他不是笨蛋,虽然没谈过恋爱,但如果不是喜欢,一个男人绝对不会因为生气吻另一个男人。而且周泉透过唇舌间表达的感情也毫无掩饰。 卫书洵虽然有时会觉得女生很烦,但也绝对没想过要和男人谈恋爱,只好怆惶的逃跑。 回到宿舍才发现视讯仪忘了拿,卫书洵犹犹豫豫的给周泉发了个短信:我的手表忘在你家了,能不能让快递寄给我? 周泉回:想要自己来拿。 呃……这算不算被抓到人质了? 想想反正卫承也不会被捉住,视讯仪平常只是个装饰,连当手表的资格都没有,戴不戴也无所谓,只要周泉不把它拿去上交,放在哪都一样——至少在他心里平静之前,不想见周泉。 第二天卫书洵找到《电工电子实训》课的邓老师,答应成为课代表——昨晚那具尸体多少还是刺激到他了。卫承为了生存不得不加入战场,他觉得自己再稍微努力一点,也许留给未来子孙的生活能更好一点。 当天下午就有《电工电子实训》课,邓老师高兴的当场把一个u盘给卫书洵,里边是今天的ppt讲义资料,还有电工实验室的钥匙。 卫书洵回到宿舍打开,看到下午的课程是电子焊接。第一页是准备工具和注意事项,第二页是今天的作业: 思考题:1.黑、棕、红、绿分别代表的阻值数字是几? 2.二极管、电解电容的极性如何判断? 3.电位器的安装步骤是什么? 4.二极管的焊接要注意什么? 卫书洵翻到后几页,发现接下来只是焊接的安装步骤说明,这些必须手动操作,可以放到一旁,但理论作业完全可以提前做——总算发现了一点当课代表的好处,至少作业可以提前搞定。 作业写到一半时,伍峰三人抱着篮球进来,见卫书洵坐在电脑前敲打着什么,笑问:“书洵你一下课就回来上网啊,怎么不和我们去打球?” “我要写《电工电子实训》的作业。”卫书洵答。 “咦?”伍峰疑惑的挠头:“邓老师有布置过作业吗? “下午的作业。”卫书洵手上敲打不停,悠闲的说:“我趁现在有时间先做完了。” 其实都是一样的作业,早做晚做没什么区别,但自己先写完,无所是事的看着别人写作业,心里会有一种暗爽的感觉。至于先看过讲义再听老师讲解,知识和基础更巩固之类的,卫书洵绝不会考虑到这方面。 得知卫书洵当上《电工电子实训》的课代表,宿舍三人主动要求帮忙。四人一同到材料室申领了工具和元器件,根据ppt里的准备材料,在每个工作台一一分配。 “电阻5个,电位器2个,二极管8个……”伍峰性格大大咧咧,放了几个工作台就受不了了:“我靠,这要发到什么时候啊?到时候让大家自己来领不就好了。 “到时候更乱。东西那么小,很容易丢失。”卫书洵调试好ppt,走下讲台:“这些我来吧,你放工具好了。” 打发伍峰去放镊子,钳子等工具,卫书洵一一分发小元器件。这些元器件不大,一袋装有几百个,必须严格按照讲义上的数量分发,工作挺繁杂,卫书洵自己也不喜欢。但他做事向来负责,还是按下不耐一一分发完毕。 下午的《电工电子实训》课仍旧每人一个工作台,邓老师先打开ppt讲解注意事项,之后大概说了一下作业,让大家制作的同时记得思考,免得回去不知道怎么写,引来一片哀号声。伍峰三人暗爽,他们和卫书洵一样已经提前完成作业。 “安静。”邓老师敲了敲桌子:“作业是对你们今天学习的检验,必须写。接下来,说一下怎么做元件脚的弯制,卫书洵上来做一下示范。” 卫书洵走上台,从邓老师手中接过电极元件和镊子,邓老师将摄像头对准他的手,说道:“元件脚的弯曲长短,要根据印制电路板的孔距来定,元件脚弯曲时必须留下1-2mm的间距。书洵你用镊子夹住元件脚,轻轻的将它弯折为u形,不能太用力,小心折断……呃……” 说得那么复杂,其实讲白了就是把电极两头的金属丝用镊子拧弯,这么简单的工作卫书洵手一弯就直接做好了,快得讲台下的同学们都看不清。不过也根本不用看清,大家看到成品就明白怎么做了。 “老师,我们了解了,直接实验吧!”台下有人叫道。 “哪有那么简单!”邓老师看来是认定卫书洵了,接下来的引脚弯曲,l型弯制都直接叫卫书洵操作示范。这些基础卫书洵根本不用老师指导,邓老师这边正在说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 见同学们已经开始不耐烦,邓老师无奈道:“好吧,现在开始每人一个工作台,一张图纸,自己制作。元器件数量已定,不准重复申请。制作合格的只要完成第一页作业,不合格的完成两页作业。” ppt的作业,第一页是理论题,第二页是思考题,就是让学生自己想想,不需要写,现在不合格的话就等于是作业翻倍,学生们终于不敢再喧闹,把注意力放回工作台。 刚才看卫书洵弯曲元件脚很轻松,就是用镊子夹住金属丝,一拧就ok了,但没想到自己制作竟然那么难。金属丝很细小,稍微用力一点就会拧断了,才刚开始就有几个学生举手报告元件脚折断,要求换新的。 邓老师慢条斯理的推了推眼镜:“我说过元器件数量已定,没有换补。” 这一下终于让学生们老实了,个个开始小心翼翼的操作。 这次的元件图纸就是单一的电路板焊接,元器件也不多,卫书洵做得很快。旁边的一个女生伸手拉了拉卫书洵,语气带着点撒娇:“书洵,你能不能帮我拧一下元件脚,我怕弄断了。” 卫书洵一手焊锡丝一手电烙铁,没精神分心,毫无同学爱的说:“自己弄。” 制作到一半又出状况,另一排的钟友突然举手大叫:“老师,我的二极管少了一个。” 邓老师走过去看了看,问:“是一开始就少的吗,你没有弄坏过?” “没有,绝对没有。”钟友语气有些激动:“老师,肯定是卫书洵故意少给我的,他和我有矛盾,公报私仇!” 上节课卫书洵在钟友图纸上打了个点,使他成为全班唯一没有合格的男学生,丢尽脸面。后来伍峰大嘴巴说出了真相,又害他被同学嘲笑。钟友自己小心眼,总觉得卫书洵肯定还会找他麻烦,是以一发现二极管少了一根,马上认定是卫书洵故意使坏。 “吵死了。”卫书洵拔下电烙铁插头,放好工具才走过去。让学习机扫描,发现工作台下掉了一个,直接捡起来扔桌上:“被害妄想症吗?” “同学间不要时时记着那点小矛盾。”邓老师脸色微冷:“既然元件没少,你就好好做吧!” 卫书洵完全没把钟友放心上,他以最快速度制作完后,得以提前离开。经过一晚上,他也稍微镇定了一点,反正周泉没说,他就当不知道吧,总之先把视讯仪拿回来。 拔打周泉电话,关机,卫书洵直接跑到周泉家,打开门发现没人。在客厅的茶几上有一张纸条:“我有任务,暂时不能回来。手表我带走了,你什么时候愿意和我分享秘密,就什么时候来交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