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方波发生器 - 技术宅养成系统

67第67章 方波发生器

第67章方波发生器(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周泉因紧急任务离开,卫书洵又成了被放养的孩子。不过因为有了点紧迫感,这12天补习的进度比和女生们一起时快多了,时间也加长,经常补习到晚12点,这也是卫书洵不得不留宿周泉家的原因。 短短12天,加上之前的补习,卫书洵已经基本能跟上现在的课程,接下来只要巩固,不补习也没关系,而学习机的任务进度也完成5o%。对此学习机坦言:“我无法确定你的完成进度,只看考试后成绩。” 现在离物理期中考还有一个多月,卫书洵不着急。他欠着学习机两个任务,一个是赵教授的讲义资料,目前任务只到8%,另一个就是期中考试的任务,至于“伟大的人”那个任务,一直固定在16.5%,很久没动过了。 果然,“伟大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要不是当初救人获得一点进度,现在恐怕还在被学习机逼迫,而不是像如今这样悠悠闲闲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没有补习挤占时间,卫书洵时间多起来,他现在对玩游戏已经完全不感兴趣,跑到实验室去玩。那三人大概学习真的很忙,卫书洵去了几次都没碰到他们。 孙依已经把钥匙给他,也说了实验室的工具随便用,但实验室里留下的图纸都很普通,卫书洵看了看,连动手的兴趣都没有。 不知不觉,他的眼光已经被养叼了。 趁着周末,卫书洵去看望赵教授。赵教授的伤还没康复,毕竟人老了,又不像卫书洵有个学习机帮助,现在仍没回到学校。不过他在春节前搬出了医院,在家中休养。 卫书洵提着水果进门,一番问候后,做为一个学生,直率的对赵教授说:“教授,我现在学到标量衍射的角谱理论。” 赵教授微笑点头:“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还好。”卫书洵答:“就是觉得很无聊,看不进去,有没有有趣的例题给我玩?” “……”赵教授大概是第一次碰到当面对他说看不进去的学生,指着卫书洵差点说不出话。“你……你就回这么学习的?读书又不是玩!” 他带的博士生哪个不是勤勤恳恳唯恐学不够,好嘛,最看好的学生竟然跑来跟他说看不进去。 “因为真的很枯燥嘛!”卫书洵摊手:“一直说光振动的复震幅,但内容全是程式运算,光轴和光波数是什么样我也不知道,总不能靠着想像来学习吧?” 看得出卫书洵确实有在学习,赵教授点点头:“我们平常上课都有相应实验,确实不能让你闭门造车,这样,我给你几个例题看看。” 卫书洵欣喜,被赵教授拍一下脑袋:“站起来!你怎么能把学习当成游戏,好玩就学,不好玩就不看。学生是这样当的吗?读书有想学不想学的说法吗?有本事考试你跟老师说,哪些题我不喜欢,你们不要考好了……” 被罚站了教训了半个小时,卫书洵拿到一个份方波发生器的制作图纸。赵教训把他送出门,边走边教训:“给我好好看着,看懂了再来找我要。还有标量衍射的角谱理论,那些内容你一个都不准拉下,我会考你的!” “是是,教授您不用送了,我下次再来看您。”卫书洵不敢问赵教授要他看什么,抹着汗一溜烟跑了。 看着卫书洵离开的身影,赵教授收敛了满脸怒气,露出微笑。他的妻子扶着他,说:“好啦,他还小呢,你骂得那么凶,小心他下次不敢来了。平常天天把这孩子挂在嘴边,人家过来了你又是另一副表情。” “你不明白。”赵教授仍旧看着卫书洵离开的方向,那个欢快跑动的身影已经不在,他仍是觉得自己得看着:“这孩子有天赋,我教学生那么多年,也没见过只凭讲义就能自学的。而且标量衍射的角谱理论,这里已经涉及到光辐射,他竟然是觉得不好玩,没兴趣,而不是看不懂。我带的博士班,当初也没有这样嚣张的学生。” 赵教授转向妻子:“你说,我能不严厉吗,我怎么能让他这样浪费自己的天赋!” 而拥有“天赋”的,可能期中考会过不了及格线的卫书洵,此时正被同学拉着继续堕落。 “我不去,没兴趣。” “不行,你脱离集体活动太久了,无论如何今天扛也要把你扛去!” 刚回宿舍就被伍峰三人拉去参加联谊会,如果是上学期他还有点兴趣,这学期一来就碰到李晓然和陈婷的事,他才发现自己完全不理解女生的想法,目前对任何女生都有点敬而远之。 但一个人终究抵不过三人拉扯,被迫参加联谊,在ktv呆到半夜十一点才趁着他们唱得投入时逃回宿舍。 第二天醒来,发现伍峰三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正趴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卫书洵打了个哈欠,洗漱下楼,到食堂买了三笼小笼包,中饭也不打算出来吃,直奔实验室。 孙依几人都不在,卫书洵打开电脑,插_入u盘,打开方波发生器的文件夹。 根据说明,方波发生器是到大三才开始进行的制作实验,因为所需设备较专业,只能在专门的实验室里制作。像孙依他们这种业余爱好的实验室显然不能。 比如低通滤波器,16o2液晶显示器,矩阵键盘等,实验室都没有。 卫书洵沮丧,难怪赵教授只给他一份资料,还说要学会制作才会继续给他新的。 两天后,一位在读博的学长找到卫书洵。这位学长正是上学期替赵教授送u盘来的那位,勉强也算熟人。他上次过来时,只是稍微多看卫书洵几眼,今天却是上下打量了好几分钟。 “学长,有什么事吗?”卫书洵打断他的打量:“赵教授有什么吩咐?” “跟我走。”这名学长说:“赵教授让我带你去实验室。” 把卫书洵带到第五实验楼,那名叫做叶诚天的学长一边刷卡开门,一边忍不住回望卫书洵。 “第5次了,学长。”卫书洵说:“我知道我很帅,您也不用看那么多次。” 叶诚天摇摇头,把卫书洵带进一间不大的实验室,笑着说:“我第一次带那么小的学生进来,我待会要讲的东西,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不怪他疑惑,方波发生器虽然不是很难的制作,但水平不到的话就算当面制作也不可能理解。不然也不会把方波发生器的案例放到大三下学期了。当然,方波发生器的原理其实并不复杂,只是大部分人能充分理解,必须要到大三,因为包括了其他的电子原理,不学会就看不懂。 虽然卫书洵也是电子专业,但谁都知道一年级学的都是副课,和专业没关系。而他上学期才刚把赵教授的讲义资料交给卫书洵,他这么快就能看懂了? “看好了,我只制作一次,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但不要问电路参数之类的问题,否则我就把你扔出去。” “没问题。”卫书洵点头。 他倒不是自信,方波发生器的资料他仔细研究过,至少一半原理都看不懂,应该是还没学到。不过举一反三他还是会的,何况身上还有个学习机。 “学习机,记录,分析。” 这是以前刚认识孙依时,刘永冬帮他制作晶体管,卫书洵发现的学习机功能。就是只要他要求的话,其实学习机是可以提供一定的学习帮助的,不过因为他一直的课程都是无聊的英语,数学什么的,所以用不到。至少在无聊的副课方面他一点都不想听学习机的指导,说不定会做习题做到死。 “首先,给你十分钟记住第一个设计图。”叶诚天打开幻灯片,让卫书洵看第一张电路图。“迟滞原理你应该了解了吧?这张图是输出双极电压,记好它的线路图,制作的时候可没时间给你慢慢看。” 卫书洵要说有什么优点,大概就是记忆力好,尤其对感兴趣的东西。线路图他早就记住了,不过仍旧仔细的再看了一遍,点头:“记住了。” “那么开始。” 方波发生器的资料很多,光是电路图就有十来张,每一张图都伴随着两到三张的原理说明。但其实真正做起来并不复杂,对于已经理解的电子原理,在脑中自动就能归为一两句话。不懂的地方,看到叶诚天的制作,再加上他的讲解,想不懂也难。 而且卫书洵脑中还有一个负责仔细说明分析的学习机。 “这步采用的是多谐震荡器原理uc=+uz运算公式,使之与ttl电平兼容。”在叶诚天制作的时候,学习机进行扫描记录,并同步讲解:“因此uo占空比为1/2的矩形波,得到周期调谐波型为3t。” 就这样一边讲解一边制作,因为对叶诚天而言是非常简单的东西,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完成了。完成之后问卫书洵:“看懂了吗?” “嗯,了解了。”卫书洵点头:“谢谢。” “你真的理解了,有不懂就问,别说谎,我又不会骂你。”不怪叶诚天质疑,他们当初大三时,第一次制作全班都是半懂不懂,卫书洵才大一就能理解? “嗯,基本上吧。”卫书洵仍旧点头:“就是周期调谐波型,占空比调谐波型之类的运算原理不太明白,我想赵教授的资料里有,我回去会看的,总不能让你在这给我上课吧。” “……只有这些不懂吗?” 卫书洵偏头,认真想了想:“嗯,目前是这些,其他的我还没想起来。你看,如果回去发现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再打电话问你,可以吗?” 叶诚天静默半天,摇摇头:“我总算明白赵教授那么迫不及待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