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弟62章 同床共枕 - 技术宅养成系统

62弟62章 同床共枕

第62章同床共枕(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虽然嘴上说得冷漠,但卫书洵心里并不怎么好受。可以的话,他原本希望与这些朋友的关系维持在见面能点个头的程度。而不是像现在,自己找人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 虽然如愿达到目的,道上的人都知道他是真的不打算出来混,过去那些朋友也不敢再打着他的名号去惹事。但卫书洵难免心里不舒服,这几天总能想起过去大家勾肩搭背的场景,赵教授的资料也没心情看,更没精神看手机短信。反正这时候的信息无非拜年祝福短信。他这个年过得很不高兴,没兴趣看。 而在a市的周泉,发了数条信息给卫书洵却得不到回应后,担忧的拔打他的电话,却只得到关机的讯息。 打电话询问韩之新,韩之新答:“我打他电话也没通,他已经关机两天了,我也正打算去找他。”顿了顿,韩之新道:“我听说他和以前的混混朋友又在一起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喂?喂?!。”虽然和卫书洵是高中同班,但韩之新是标准好学生,只能隐隐听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传闻。刚向周泉说起,那头已勿忙挂了电话,韩之新摇头:“算了,我明天去找书洵。” 第二天一早,仍在熟睡中的卫书洵突然被卫妈敲响房门。卫书洵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拉过被子把自己整个盖住当没听到。 嘭嘭嘭的敲门声不绝于耳,卫妈在门外大叫:“书洵,快起来,周泉来找你。” “别吵我睡觉……” 话没说完,房门已经被打开。卫书洵抬头,正看到 笑眯眯的妈妈和一脸无奈的周泉。 卫书洵抱着被子哀嚎:“妈,你怎么能随便打开我的房间,而且你怎么有我的房间钥匙?**啊!” “我没有钥匙的话,你当你半学期不回来,那些灰尘是自己飞走的吗?“卫妈双手叉腰道:“还不快起来,难得周泉来家里,太没礼貌了!” “没关系伯母。”周泉无奈道:,我可以在客厅等等书洵……。” 话没说完,已经被卫妈推进房间。卫妈显然并不介意儿子被人看到穿睡衣的模样,随口说:“你们慢慢聊,我去买早餐。周泉,豆浆油条可以吗?” “都……可以。” 卫书洵也没在意,做为一个男孩,他更在意妈妈进他房间的问题,对周泉却毫无防备。 "我要现磨豆浆!”看着妈妈离开,卫书洵坐起身,疑惑的打量周泉:“早上好,周泉,你怎么突然来渝城,有任务?” 周泉说不出担心的话,只僵硬的点点头:“这两天电话为什么关机?” “没电了吗?”卫书洵下床,拿出柜中的手机看了看,提不起劲的说:“忘了冲电……算了,反正没什么重要电话。” “我的电话不重要?”周泉沉声问。 “当然重要。”这话问得有点奇怪,如果说话的是个女人,卫书洵还能稍微听出点意味。周泉这么个大男人,卫书洵只当周泉有什么地方需要他帮忙。 当下直接脱掉睡衣换上毛衣,同时问:“有什么事要我做,尽管说吧?” 这话配上他脱衣服的行为,令周泉有些意志不稳。不过担忧卫书洵的念头占了上风,周泉拉过卫书洵,手抚上他脸颊:“发生了什么事?你看起来不太有精神?” “……确实如此。”卫书洵是个直没率的人,心中压不住话,周泉又是他信任的人,于是拉着他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倾倒出来。 他毫不隐瞒周泉自己胡闹的过去,以及当时不成熟的小混混思想。虽然是个挺丢脸的时期,但卫书洵不想在周泉面前故意装好孩子。 “……幸好……!”出于尊重,周泉从没有查探过卫书洵的过去。在他眼中的卫书洵虽然不是他臆想中的好学生,也不是媒体媒体吹嘘出来的优秀少年。但不管是坦率的性格,一边说着讨厌却努力学习的模样,都让周泉觉得难言的可爱。 虽然不知道卫书洵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改变原本小混混的计划,转而勤奋读书,他都万分庆幸。 成为小混混的卫书洵或许仍旧直率可爱,却绝对不会得到他的认可。即使救了他,大概得到的也只是金钱补偿,而不会有之后的交集。 “怎么了,周泉?”对于周泉突然抱住他的动作,卫书洵满脸疑惑。 “不要在意那些人。”周泉轻拍卫书洵的背安慰:“有我在你身边,我会陪你创造更多更好的回忆,直到埴满那些记忆。” “……嗯。”卫书洵垂下眼,靠在周泉肩膀。其实他的自我调节已经差不多,但周泉的安慰仍旧让他心暖。 他不需要有人大骂他过去的朋友,夸奖他选对了正确的路,只要像这样拍拍他的肩就够了。不过……周泉说的话感觉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部言情剧里听到过? “……!”因为不知道怎么说安慰人的话而借用过年某部言情剧台词的周泉表示,回去再找几部言情剧来参考参考。 “书洵,周泉,早餐买回来了,还有韩之新来找你,快出来!” 卫妈的声音打断两人的相拥,卫书洵莫名觉得有点脸热,挠挠头,对周泉说:“我们出去吧!” 韩之新端端正正坐在客厅,看到尾随卫书洵一同出来的周泉,吃了一惊。不过他还是首先询问卫书洵:“我听到传闻,说你要去混帮派,怎么回事?” “嘘!”卫书洵赶紧捂住他的嘴,向厨房里的卫妈看了看,才瞪向韩之新:“你想害死我吗?” 韩之新说话很直:“没有根本无所谓,有的话你瞒不了多久,早晚总要挨顿揍,我愿意提前帮忙。” “……!”这话说的真让人郁闷,卫书洵无奈的说:“是谣传啦,我还是会好好去学校的。” “那就好。”韩之新推推眼镜,大概想做点补偿,问:“你上学期期末考都通过了吗?要不要我帮你补课?” “不用,我全部及格!”虽然都是低空飞过,不过不用补考,卫书洵已经很满足。“你是故意来找麻烦的吗,韩之新!” “我是认真关心你。”韩之新推了推眼镜,转向周泉:“我记得你昨天打电话给我时,人还在a市,怎么那么快就到了?” 卫书洵惊讶的望向周泉:“你是连夜赶来的?” 不等周泉回答,韩之新已接口:“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担心某个突然关机,还可能去当小混混的家伙。” “……”周泉简直要感激韩之新了。他不是笨蛋,当然也希望卫书洵能看到自己的关心和付出,只是有些话不适合自己说出来。 如今既然韩之新提起,面对卫书洵感动的目光,周泉严肃的,认真的,肯定的,用力的点头。如果两人正式交往,周泉甚至不介意说句:“为了你,这点辛苦算得了什么。”之类的台词。 不管怎样,目的达成,卫书洵果然感动,一个劲要周泉到他的房间休息。 周泉摸摸卫书洵柔软的头发:“我看你精神也不太好,不如待会我们一起睡吧?” 卫书洵求之不得,他自寒假开始就生活颓废做息颠倒,周泉没来的话,他这时候应该正在睡觉。 韩之新确认卫书洵不会再去当小混混后就离开了,周泉陪卫书洵用完早餐,两人向卫妈说过后,一同回卧室补眠。 只是补完眠醒来的卫书洵满脸疑惑,不明白自己怎么睡相那么差,竟然拱到周泉怀里。 卫爸卫妈对周泉印象极好,尤其当初在医院时,得知周泉和儿子早就认识,认识的时间刚好是卫书洵突然认真学习的时间。因此两老私底下怀疑儿子突然学好,是不是因为周泉。 当然这话不能问,两老只能私下嘀咕,然后对周泉各种热情,极力把他留宿在儿子房间,甚至借口客房杂物太多不好收拾。 对于他们的热情,周泉既感激又担忧,等他们知道他对卫书洵怀抱的心思,只怕会他抽筋拔皮。 转眼寒假结束,第二学期开始。周泉已经在卫家盘桓了几天,也要回学校报道。他叫人送来他那辆路虎,捎上韩之新和张玲,把三人一起送去学校。 车子缓缓驶离小区门口时,卫书洵意外的看到站在小区门外的严冬南。 他并不知道严冬南在背后的事,自然仍旧把严冬南看成朋友。 趴在车窗旁,卫书洵笑着说:“东南,我去学校了,有事你可以打我电话。正常的事,明白吧?” 严冬南勾起嘴角,挥挥手:“知道了!” 透过毫无所觉的卫书洵,周泉冰冷的目光与严冬南相遇。严冬南怔了怔,沉下脸。 “那个开车的人是谁?” “咦?这、这个,不知道!”几个小弟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新跟着严冬南的,对严冬南念念不忘的朋友卫书洵,都是只闻其名,更何况其他人。 “算了。”严冬南点起一支烟,吐出烟圈:“既然都去a市,总有在那里碰上的一天。” 回到a大,周泉陪着卫书洵办完各种入学手续后,才开车回军校报道。卫书洵领了课本,和班导哈啦几句才返回宿舍。 他是来得最晚的,宿舍里另三个人都已经来了,而且这次三人都带了电脑,以后再也不用去网吧游戏了。 见卫书洵进来,伍峰随口招呼:“书洵来了……咦?!”伍峰满脸惊讶:“书洵你怎么戴眼镜了?” 余欣和王安清闻声立即扭头:“咦?真的,书洵你近视了吗?” 卫书洵推了推眼镜:“没有,平光镜。” “那你戴着干什么,装斯文吗?”伍峰嘻笑。 “不是。”卫书洵神色认真:“我用眼镜提醒自己,今后绝不动手打架。” 后天才正式上课,还有一天多的休息时间,四人互相交换过吃食后,伍峰又提议玩游戏。 春节的时候出了一款新游戏,叫《武战魂》,一听就知道是打斗激烈的战略游戏。 这个春节过得混乱的卫书洵自然没听过,疑惑的问:“是什么游戏?” “别装了书洵,这款游戏那么火,你怎么可能没玩过?”上次卫书洵也说没玩过游戏,却把邻校打得屁滚尿流,伍峰不相信。 “真不会,没听过。”卫书洵看着电脑上陌生的画面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自己脱离时代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