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周泉和严冬南 - 技术宅养成系统

60第60章 周泉和严冬南

第6o章周泉和严冬南(本文晋江文学城独发) 年三十晚的时候,吃过团圆饭,长辈们大多没看完春晚就睡了,卫书洵和几个表兄弟从各家搬了电脑到祖宅一起通宵游戏,美其名曰:守岁。 周泉打电话来问候新年快乐,卫书洵说:“新年快乐我靠,快给我加血,我见底了!”卡嗒,电话挂了。 周泉摇头失笑,又发一条新年快乐的短信。卫书洵毫无所觉,和表兄弟们一路刷boss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几人硬撑着给长辈们拜过年才爬回床上补眠。 卫书洵钻进被子里时终于记起昨晚周泉似乎打来电话,半睡半醒的摸出手机,打上:新年快乐!短信群发。 周泉收到后,认认真真的在网上搜索新年祝福短信,找到一条福寿安康各方面齐全的祝福短信,一字一字的编写好,给卫书洵发过去。 等了十几分钟,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周泉考虑是否要打过去。 “泉哥,你在干什么?”表弟周筑走过来问。 “没什么。”周泉不舍的收起手机,今天全家要到广场上拍合照,会很忙,还是晚上再打给他吧! 卫书洵的新年第一天一觉睡到天黑,直到傍晚才被林双萍揪着耳朵拎起来吃晚饭。 吃完晚饭后卫书洵翻出手机看短信,三十几条新年祝福短信,班上同学占一大半,祝福内容妙语连篇,一看就知道是网上的精典祝福语,有很多条还是重复的。 意外的是周泉竟然也发了这么一条短信,感觉和他冷酷的性格完全不符,大概是转发的吧! 卫书洵打出一句话:吃晚饭了吗?晚餐有什么好菜?仍旧短信群发。 周泉正坐在院子里看几位表弟们玩连响炮,收到卫书洵的短信,微微勾起嘴角。 旁边的周筑一脸惊讶,好奇的问:“泉哥,是谁的信息?” 周泉摇头,问:“我们今晚在餐厅吃的菜名有哪些?” “啊?” 年初二,卫书洵跟着爸妈到各个亲戚家拜年。丑丑的黑框眼镜给他加了不少分,老人都觉得他这是改邪归正,当大学生,出息了,给的红包总比其他人厚一点。 不知该说乐极生悲还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卫书洵揣着红包请表兄弟们去吃烧烤,几家烧烤店,就这么随便选了一家,竟然会碰到不想见的人。 “嗨,严冬南,你也在呀?”表哥卫建安不知道卫书洵和他的事,走上去打招呼:“你一个人?那一起坐,今天书洵请客,你也別客气!” 卫书洵和严冬南算得上是发小,两人的父母原本都是这安里镇上的人,后来搬到渝城时,买的又刚好是同一个小区的公寓。虽然不是在同一栋楼,但毕竟属于老乡,是以两家父母关系很好,经常互相走动,小学的卫书洵就这么和严冬南成为玩伴。 直到后来两人都成了小混混,两家父母互相指责对方带坏自己的孩子,两家才断绝联系。但大人的争吵对孩子没有影响,卫书洵跟严冬南玩得好,他的表兄弟们自然也跟严冬南好。 大家并不知道卫书洵已经和严冬南绝交,亲热的上前打招呼,不等卫书洵开囗已经拼好桌子一溜烟坐下。 卫书洵与严冬南目光对视,两人的眼神中都不再有过去的亲热与熟悉,反倒像互相防备的陌生人,充满了审视。 卫建安已经随口点了一堆烧烤,转向卫书洵:“书洵你怎么还站着,过来坐啊!” 卫书洵在严冬南对面坐下,严冬南突然问:“书洵怎么戴眼镜了?” “近视呗,书看多了都这样。”表弟齐小宇回答。 “嘿!”严冬南哼笑,笑中带着嘲讽:“半年不见,你变成好学生了?” 表兄弟都在旁边,卫书洵不想和他吵架,只推推眼镜,对着他露出一副乖乖好学生的笑脸:“没办法,大学生,看书太多了。” 吃烧烤自然要叫啤酒,大家吃喝笑闹,多少都有了些醉意。几个表兄弟猜拳换座,不知不觉,把严冬南和卫书洵推到并排座位。 两互相看一眼,最终缓下神色碰了碰杯。说起来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矛盾,只不过一个一心混黑道,一个决定当好学生,不过是分道扬镳罢了。 真要说矛盾的话,大概就是,两人对对方的失望之情! “你真的要当好学生了?”严冬南问。 “嗯,是这么决定的。”卫书洵点头。 “太突然了,你突然改变主意,却什么也没告诉我。”严冬南道:“我记得当初结交成哥还是你的提议,你就这么丢下我们兄弟不管了?” 卫书洵点头:“其实,我也觉得很突然。” 按照原本的计划,卫书洵和朋友们结交成哥后,等大家高中毕业,就一起到成哥手下做事。他们十几个人也算是一小股力量,去了也不怕被别人欺负。但卫书洵意外被学习机砸到并控制,那段时间自己都顾不上,又哪里有多余的精力管这群朋友。等到他终于抽出手来时,那群朋友已经做了他无法忍受的事,即引诱陈子霞,而严冬南不知所踪。 “你自己不也丢下他们,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我也没办法,那群蠢货,看到点小利眼睛就转不动了。”严冬南面色冰冷:“我听说你为陈子霞和张晨双翻脸,他们出卖的又何止陈子霞一个朋友。其他人没做拉皮条的,也不过是他们没有女性朋友而已。你说,这样的朋友,我还敢和他们一起混?” 卫书洵点头,主动与严冬南碰杯。在这一点上,他和严冬南意见一致。 表兄弟们已经喝高了,卫书洵和严冬南一人扶着一个把他们分别送回家。离开时,严冬南问:“书洵,我现在跟着成哥身后的大老板,混得还不错,你过不过来帮我?说真的,你就算大学毕业,挣的钱也比不过我一个月的零花。” 卫书洵点头:“我知道,但我已下定决心。” “你考虑考虑,我希望你能来,我做的事和李哲友,张晨双那帮家伙不一样。”严冬南还念着些旧日友情,想拉扯卫书洵一把,在他们眼里文凭再高也没有钱来得实际。 “不用考虑,我现在只想做能让爸爸妈妈高兴的事。”卫书洵摇头,他对严冬南做什么生意完全不感兴趣,哪怕是正经生意,他也不打算缀学去跟他。“你……”卫承只说他未来会因杀人坐牢,不知严冬南又是怎样的未来。 “算了,注意安全。”他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实在没精力再去干涉别人的人生。 “现在才不到12点!”严冬南只当他让自己路上注意安全,失望的摇头:“你变胆小了。” “……算我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