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奋发图强 - 技术宅养成系统

46第46章 奋发图强

第46章奋发图强 卫书洵不是个爱看书的人,即使他现在努力在改正也无法掩盖本性。比如《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思想品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这两门是他的必逃课,高数,英语等课程他对自己的要求也仅是不挂科,绝对没考虑过要拿什么高分。 光是跟上这些课程他就补习了很久,好不容易解脱,除非考试时抱佛脚,否则他绝对不愿在课外时间再与教科书纠缠不休。 但不知道为什么,教科书以外的书本他却看得很入迷,尤其是与电子类有关的。前一段他买的《高频电子线路》,《微纳电子学》明明也是课本教程,但他却很喜欢,不只学习,还做过读书笔记——这对他而言,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卫书洵是个活得坦然的人,发现自己喜欢电子,就去学,不会纠结太多。现在发现很有趣的太阳能储电器,而且刚好刘永冬他们没有要忙的事情,他自然要找机会学制作。 太阳能储电器名头说起来很厉害,但对懂电子的人而言,其实是非常容易制作的产品。只是市面上各式便携储电器太多,没人愿花精力自制罢了。 刘永冬也不藏私,直接把设计图递给卫书洵,对他说:“这个送给你,不懂再问我。另外不用叫女生,我不参加联谊。” “不行不行,我们要参加。”冯玮反对:“那可是外国语学院的美女,有机会不认识太可惜了!” 卫书洵也很久没见张玲了,两人军训后打过几次电话,之后就没怎么联系过。还有韩之新,基本都呆在图书馆里,两人明明一个学校的竟然也很久没见过。正好把他们都叫出来聚一聚。 晚上回宿舍后,卫书洵就打电话给张玲,张玲听到卫书洵的提议,转身问了问同宿舍的舍友,电话那头传来女孩子的喧哗声,卫书洵隐隐听到有人叫:“是a大的学生?去,当然要去!” 不管刘永冬愿不愿意,卫书洵答应拿了设计图就帮忙联谊,刚巧张玲也愿意,卫书洵便与张玲约定好下周的联谊时间,又打电话通知韩之新。 韩之新还是那副书呆的模样,听到卫书洵通知后,嗯了一声,随后质问:“你最近有没有好好上课,逃过几回课了?闲着没事就来图书馆,我给你补课……” 卫书洵默默挂断电话,拿出太阳能储电器的设计图,在笔记本上记下需要的配件,打算明天去买齐。单说配件的成本,估算比买市面上的移动储电器贵多了,但卫书洵还是宁愿自己制作。 今晚和周泉的训练比平常提早两个小时,原因是卫书洵打算请周泉晚餐以示感谢。晚餐的地点就在学校旁的一间餐馆,餐馆虽然不大,但干净整洁,几样特色菜也很不错。 周泉进门时,身后还跟了一个人。那人也是二十来岁,和周泉一般年纪,身上穿着一套有很多口袋的深蓝工作服,有些像电工的工作服。但他长相斯文俊秀,还戴着副无框眼镜,混身透出的气质与穿着完全不搭。 卫书洵感觉此人很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他脸上没有表现,但那人似乎已经看出他的困惑,笑着说:“不认得我了吗,小朋友。我叫许源君,上个月我们见过。” 卫书洵恍然大悟,许源君就是他刚军训回来时,周泉请他吃饭时那帮一起聚会的朋友。许源君还给他留过邮箱,叫他有麻烦找自己,卫书洵虽然记下,但没放在心上。 “好久不见,许先生。” “不用叫许先生,许哥,源哥都行。” 卫书洵从善如流叫了声许哥,三人坐下后,卫书洵点了几样餐馆的拿手小菜。卫书洵对许源君不熟,只是吃饭时礼貌性的聊上几句,不至冷场。许源君似乎极为健谈,而且见识广博,不管卫书洵说什么他都能接得上话。哪怕卫书洵稍微抱怨了几句《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课程,他也能背出几句来。 卫书洵不知不觉就和许源君聊得投入,连饭都顾不上吃,甚至有种引为知己的感觉。直到周泉重重哼了一声,卫书洵才醒转过来,他今天是请周泉吃饭的,怎么能把主客晾在一边。 “呃……周泉,这家的爆炒河虾味道很正,你尝尝看。”挟了一筷子河虾到周泉碗里,卫书洵笑得讪讪:“你还喜欢吃什么?要不要再加几个菜。” “不用。”周泉面色稍柔,反挟了几道菜给他:“吃饭时不要说话。”同时警告的瞪向许源君。许源君耸耸肩,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卫书洵不明所以的左右看看,挠挠头,乖乖的埋头吃饭,长长的眼睫下垂,盖住眸中思绪。 周泉的冷哼令他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不觉和许源君聊了很多,明明只是第二次见面的陌生人,他的个性也不是和谁都投契,竟然就对许源君生出知己之感。而且回想了一遍刚才聊天的内容,发现在许源君的诱引下,竟然说了很多大学里的事,而他自己对许源君,除了名字就什么都不知道。 幸好许源君对他这小朋友不感兴趣,只是问了些a大的生活,否则卫书洵都怀疑自己会说出什么来?以前当小混混的事还无所谓,但学习机,卫承的事,是绝对不能透露半句的。许源君这类人,估计是专门做情报的吧,以后还是离远些的好。 吃过饭后,三人开车回周泉的公寓,卫书洵注意到后座上放着个大帆布袋。许源君见他好奇,拍了拍帆布袋,又拍拍自己身上的工作服,笑着说:“工作。” 卫书洵点点头,不做多问。回到公寓的训练室里,许源君从帆布袋里拿出几件奇怪的电子,一边拿一边说:“我觉得书洵小朋友完全不需要学这些,他不可能碰到这种程度的危险。” “是的。”周泉点头:“只是顺便。” “嗨,不就是小孩间打了几场架,你教他点格斗技就算了,没必要让他学那么多吧?” 许源君虽然这么抱怨着,仍旧一件一件的把电子产品摆出来。卫书洵蹲在旁边好奇的拿出一个四方型小盒:“许哥,这是什么?” “声纹锁。”许源君随手指向旁边几个电子产品:“那是指纹锁,大的是眼纹锁,这几个是机械锁,密码锁。” “……”卫书洵看向周泉:“我今天的课程,是这些?” 周泉点头:“顺便。” 原本周泉安排的课程就只是普通的解锁,但刚巧知道许源君拿回了一批特殊的密码锁,就顺便把许源君叫过来教学。 许源君擅长各种密码锁,见卫书洵拿着声纹锁,笑道:“既然你喜欢这个,就先从声纹锁开始教吧,你对声纹锁有什么了解?” 卫书洵想了想,答:“通过声音识别开锁的一种电子锁。” “是的。”许源君点头:“通过模数转换芯片,把声音转换为数字信号,再由数字信号反溃到肌电放大器……”见卫书洵面露迷惑,解释道:“就是肌肉电信号分析器,能反应出人体特征才会开门。否则小偷拿个录音机就能开门了。” 卫书洵惊奇的看向手中的声纹锁,就这么一个小盒子,竟然有那么多工作程序?他还以为就是接收声音,开锁,一步到位的功能。 “学习机,能不能帮我扫描它的内部?” “可以。” 在许源君讲解的过程中,卫书洵也同时通过学习机的扫描和虚空影像显示,看清楚了声纹锁的内部运转方式,因此解锁速度极快,让许源君和周泉都大为惊讶。 “你以前学过开锁?” “没有。”卫书洵摇头。 “……你要是在我们技术班,至少能拿前十名。”许源君拍拍卫书洵的肩:“小朋友,你要不要改考军校?我和周泉可以帮你推荐,对吧周泉?” 周泉摇头:“我希望他安全。” 刚教导卫书洵时就发现,他的攻击方式完全属于军式,利落狠辣。要不是他对战斗术语完全不懂,出手全凭本能,周泉都怀疑他是军队出身。这样一个天生的军人材料,如果是别人,周泉一定会想尽办法招他进军校。但卫书洵不行,周泉更希望卫书洵可以像普通年青人一样快活笑闹,平平安安的生活。 “谢谢,我没兴趣。”卫书洵也拒绝,他个人是很喜欢军队那种简单的生活,日常的训练,战斗,对他的好体质而言完全不算什么。但学习机的目标是“伟大的人”,他觉得自己当兵的话,想完成这个目标十有八-九只有牺牲这条道路。 还是考虑毕业后当个公务员,然后看看能不能在老死之前爬到国家领导人的位置吧! 之后卫书洵又学了电子锁和机械锁,意外的电子锁竟然非常好开启,联通电脑后,经过许源君的指导,理解运算方式和相关程序后,很简单就开启了。反而是机械锁更复杂,花费时间更多。 “持续使用两百年以上的锁,自然有其价值。”许源君笑:“没看到保险箱和金库大都是机械锁吗?历史验证了它的稳定性。” “那眼纹锁呢,怎么解?” 现场的各种锁具全部学完,只剩最后一个眼纹锁,卫书洵跃跃欲试。眼纹锁现实中没见过,倒是科技电影中经常出现,卫书洵当然想试试看。 “有专门的视网仪解锁,但不在这里,这个没办法教你。”许源君微笑:“不过有个最简单的解锁方法,把眼睛抠出来……” “许源君!”周泉沉下脸。 “对了,你只是普通学生。”许源君抱歉的摊手:“因为你表现过于良好,我错觉以为自己在上课。” 许源君的教导结束后,周泉才开始教卫书洵普通的开锁方法。教导之前,周泉严厉强调:“这些技能,仅能用在你被困住有危险的情况,如果你用来做奸犯科,我会亲自动手解决你。” 许源君在教课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卫书洵郑重点头,举起右手:“我发誓,除非身处危险,否则绝不使用这些技能。” 卫书洵对眼纹锁仍旧念念不忘,一边跟周泉学开锁技术,一边叫学习机把眼纹锁扫描下来。回到宿舍后,卫书洵立即拿出笔记本,把眼纹锁的内部画成电路图。 第二天卫书洵叫上刘永冬三人,请他们陪自己去买太阳能储电器的配件,同时还请他们帮忙分析眼纹锁的配件。 虽然有完整电路线,但学习机只提供扫描,里边的配件,根据学习机的说法,在未来很多配件已经断绝或者名称不同,因此学习机也不知道这时代电路图里的配件是什么,卫书洵只好让刘永冬等人帮忙“看图说话”。 “这好象是t8静噪滤波器。”孙依。 “我觉得应该是emi滤波器。”冯玮。 “外型差不多,具体要做过实验才能确定。”刘永冬看向卫书洵:“两个一起买吧。” “这已经是第五对了。”卫书洵苦笑:“我怕钱不够。” 他现在算明白为什么刘永冬三人每天叫钱不够用,因为一个部位的确定就需要至少三次以上实验,十数个配件轮换,光买这些配件的钱就能把人吃穷。 但他并未打消自己制作一个眼纹锁的想法。明明眼纹锁不是必要的东西,但他画出电路图后,就无法控制的想要把它制作出来。不是为了炫耀,更不是为利益,仅仅单纯因为喜欢。想要让平板的电路图从自己手中变成成品,即使市面上可以买到,也想自己亲手制作,只因为那种喜悦和满足感。 卫书洵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理解刘永冬亲手制作太阳能储电器的心情了。 考虑经济问题,卫书洵没有一次性大包大揽,而是先买了太阳能储电器的配件,他不像刘永冬要送人,因此只选了几款普通便宜的配件。又买了几个眼纹锁的配件,一分钱一分货,只能说,高科技的“含金量”高得让人肉痛。卫书洵只买了热效应分析部位的配件,剩下的,他打算一个月买一点,慢慢把它完成,以免自己手头拮据。 买完配件回到学校,已经中午一点多。学校食堂关门,四人直接到二楼的小餐厅用餐。小餐厅环境装饰不错,用一些常青植物做成小隔间,四人刚坐下没一会,正在看菜单的刘永冬忽然一动不动。 “怎么了……”卫书洵询问,突然被冯玮顶了顶胳膊,顺着冯玮的手指,卫书洵看到从楼下走上来两名女学生。 模样倒不算很漂亮,但穿着打扮时尚,重点是右手边的那名女生,卫书洵虽然不认识她的脸,但还记得她的棕色卷发。 “刘永冬的女神?”其实不用问,光看刘永冬两眼发直的模样就清楚了。 那两名女生完全没发现他们,边走边聊,刚巧就坐在他们的隔间。刘永冬随着她们的方向,身体从发直到慢慢倾斜。其实他不用歪着身子,隔得那么近,女孩的笑声清晰传来。 “……哈哈哈,那人太好玩了。” “什么好玩。”棕发女生一脸抱怨:“当着全宿舍人的面拆开礼物,却是那么丑的一个盒子,说是什么太阳能,里边的线路都露出来了。我进学校以来,就没收过那么廉价的礼物,还是当着全宿舍人的面!” “所以你第二天就退了?” “气得一晚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就退啦!”女生仍旧气哼哼:“那个人还问我为什么不喜欢,至少他得送我一个真正的移动储电器啊,自己做的算什么!” “哈哈哈!”她的朋友又笑起来:“可能他没钱吧,所以自己制作。” “应该是。”棕发女生点头:“平常也不见他参加班级活动,从不参加同学聚会,又不加入社团,学生会,整天呆在一个废弃办公室里,说是实验室,不知道研究什么,也没听过有什么成果,反正是个没出息的人。” “嘭!!” 冯玮满脸怒火,拍桌欲起,刘永冬按住他的肩膀,自己走过去。棕发女生似乎没想到她嘲笑的当事人就在旁边,当下神色变幻,不敢直视刘永冬。 刘永冬性情稳重,没有破口大骂,看着眼前自己喜欢的女孩,语气平静:“wodsr太阳能板,价格45o元,碳石墨12o元,导热端面2oo元,法拉电容15o元,单簧管25元……加上抛弃的实验品,总计成本25oo元,足以买十个移动储电器。” 女生脸色青白,又觉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冷哼着扭过头。 刘永冬已经离开,冯玮和孙依拍着他的肩安慰,三人一同下楼。卫书洵最后站起,居高临下打量女生,那名女生不悦骂道:“看什么看?” 卫书洵摇摇头:“你眼里的出息到底是什么?” 出于朋友道义,卫书洵考虑是不是要把和张玲的联谊提前,张玲性格温和,她的朋友应该不会太差。又不是要刘永冬马上再谈场恋爱,大伙一起唱唱歌玩闹也能让人心情开朗。失恋还好说,但被当事人背后嘲笑,自己还听见了,确实太惨了点。 不只卫书洵考虑如何让刘永冬走出这沉重打击,孙依和冯玮也在想办法。孙依比较直白,第二天早晨大家到实验室时,刘永冬的工作台上堆满了各种设计图。 “这些是我所有的设计图,很多设想不完整。”孙依对刘永冬说:“你帮我一起研究吧。” 刘永冬:“……你在干什么?” 孙依推推眼镜:“听说忘掉失恋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停找事情做。” “……”卫书洵和冯玮对视一眼,实在佩服孙依的呆直。如果有动画效果的话,一定能看到刘永冬心脏被戳了好几箭——事实上刘永冬已经控制不住在捂心脏了。 孙依继续认真的规劝:“你先试试看忙碌能不能减轻痛苦,我再上网查查怎么能让你尽早走出失恋阴影……” “别说了孙依。”冯玮举手:“我有个最好的方法,即能让我们忙起来,又能报复回去。” 刘永冬摇头:“我不想报复……” “不是那意思。”冯玮亮出一张a四纸:“当当当当,科技馆举办的“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最高奖金一万,教育台承办,有奖金拿还会上电视!怎么样,反驳她说你没出息的话,拿个冠军给她看!” 一万元奖金被三人完全无视,虽然嘴上抱怨没钱,但其实卖技术赚得不少,上次四维飞行器卖了五万,也不过是小头而已。只是三人不喜欢张扬,反而被看成没出息。冯玮不是能忍的人,当然要打脸回去。 孙依点头:“可以。” 刘永冬沉默了一会,也点头:“可以。” 冯玮兴奋的握拳:“好,我们四人齐心协力,一定要拿下“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的冠军让背后闲话的家伙刮目相看!” 卫书洵微笑:“加油……咦……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