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学习战斗技巧 - 技术宅养成系统

44第44章 学习战斗技巧

第44章学习战斗技巧 “好痛!” 卫书洵一个侧翻避过袭击,周泉的指尖从他喉部险险擦过,急忙紧握成拳。 “有破绽!”卫书洵趁着他分神的一瞬抬腿抢攻,周泉抬手挡住,在他腿部轻轻一敲,卫书洵顿觉左腿发麻,蹒跚着退后。 “好痛……这次真的痛!!”卫书洵边退边叫。 周泉的拳头在他胸口正中停下,顿了顿,说:“胸口正中处,脐上六寸,此处被击中后,冲击肝、胆,震动心脏而亡。和人打架尽量避开这个位置。” “……你差点打到我了。” “我有留意距离。”周泉伸手扶住卫书洵,问:“还痛?” “嗯,你刚才敲我哪里?”卫书洵动了动脚,感觉脚部仍旧有些痛麻感,感兴趣的问。 “外膝眼下三寸,打架时最适合攻击的部位。” 周泉是个务实派,发现卫书洵打架后,不会假正经的告诫他要当好孩子别打架,也不会纵容宠溺的说“以后有事报我的名”或者“尽管动手,出事我给你担着”,而是把卫书洵带到家里,教导他该怎么“安全”的打架。 虽然心里发过誓要保护卫书洵,但发现卫书洵的本性后,周泉立即调整了他的保护方式。果然教导卫书洵打架让卫书洵非常高兴,以前两人之间相处还有些过于礼貌生疏,一场指导架打下来,卫书洵直接懒散的把自己挂在周泉肩上,说:“你懂得可真多,对了,你刚刚攻击我肋骨这位置有什么名堂?” 卫书洵亲近的举动令周泉嘴角微勾,只是声音仍旧冰冷平静:“胸骨中线第三肋间,连接胸前动、静脉,使心脏停止供血,造成休克。不要被人击中这个部位,也不要轻易攻击别人这个部位。” 卫书洵点头,用心记下。他还记着自己未来因为杀人有过牢狱之灾,虽然有在努力避免麻烦,但谁知道会不会有麻烦找上门。比如被抢劫,反抗还是不反抗?反抗到什么程度,万一不小心防卫过度杀人了呢,这种事谁能保证不会发生?最好的办法还是打架时找准不伤性命的地方攻击——以前当混混那会和人打架都是一股脑朝脑袋,胸腹等重要位置打,没闹出人命真是幸运。 “还有。”周泉停了停,见卫书洵记住了,才继续说:“刚才你侧翻时,我的指尖扫过你的喉部,那里的危险不必说。但在喉结旁1.5寸左右,击中可至气滞晕迷,必要时攻击那个部位。你还是学生,尽量不要沾染人命。” 卫书洵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刚才忙着躲避,根本没发现周泉差点要了他小命,难怪周泉失了镇定,被他叫一句好痛就露出破绽。 “放心吧,我不会碰上必须杀人的事,我只是个普通学生呢!”卫书洵笑,又想起自己因为杀人入狱的未来,还有卫承口口声声的“历史不可抗力”,笑意渐消:“……应该不会吧。” 周泉看了看他,疑惑。他其实也是随口说说而已,以卫书洵学生的身份,能碰上几场抢劫案就是顶天的危险了,但卫书洵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安。周泉沉下脸,把卫书洵扶到沙发上,在他对面正经危坐,严厉的问:“你有必须杀的人?” “啊?” “你有什么危险,必须要杀人?”周泉一眼就看出卫书洵不安的原因,他在担心自己会“杀人”,为什么会杀人,要杀谁?既然看出来了,周泉当然要过问。 “没有啊……”卫书洵看着周泉严肃的脸色,不敢随口敷衍,认真想了一会措词,说:“其实,有人跟我说,我将来有牢狱之灾,会因为杀人坐牢,所以我很担心。”在周泉这个未来军官面前,撒谎是没用的,所以卫书洵很诚实的说了真话,只不过隐瞒那个人是来自未来而已。 周泉观察卫书洵的神情动作语气,确认他没有撒谎,松了口气,摸摸卫书洵的头:“不要信这些话,不要怕,有危险可以找我。” 想了想,从卧室里拿出一颗不起眼的珠子,珠子外形是木纹,看着像是一颗普通的佛珠。周泉用一条黑绳把珠子串起,缠绵卫书洵手腕上:“这是我的通讯器,重力启动,通讯时按压三秒,我在任务中也能接收。不一定能回复,但我会听着,有危险时通过这个找我,尽量不要杀人。” 卫书洵把玩珠子,好奇的问:“我要不小心杀人了呢?” “第一时间通知我。”周泉摸摸卫书洵的头,好象他的问题无关紧要:“我帮你处理,不要怕。”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杀人的。不过还是谢啦!”不管真假,有人肯这样无条件说帮助自己,卫书洵仍旧非常感激,而且周泉对他的帮忙真的非常非常多。以前不说,光是今天这一项训练就给了他未来几十年的保障。 而且学习机在他训练时也发布了任务:向周泉学习攻击技巧。目前任务已经完成98%,等他回到学校,估计任务就完成了。 眼看时间不早,周泉开车送卫书洵回学校,卫书洵满意的看着任务进度条开始跳动。今天不仅学到了有用的战斗技巧,而且还赚到一个任务,要向学习机拿什么奖励好呢? 临下车时,周泉说:“明天晚上我来接你。” “咦?明天有事吗?”卫书洵疑惑。 “明天进行武器攻击的训练。”周泉道:“我有一周假期,要来吗?” “当然,求之不得!”卫书洵当然不会拒绝,刚点头,就听嘀嘀嘀的声音。学习机的任务进度条从98%开始嘀嘀嘀的倒退,最后停留在17%。 “请继续努力。”学习机平板的说。 “……”卫书洵无语:“要不要那么小气,你多发布个任务会死啊?!” 卫书洵一回到宿舍,就被同宿舍的三人拉住问长问短。余欣两人知道伍峰他们今天发生的事吓得一阵后怕,做为男生来说,他们倒不怕打架,单纯怕事情闹大被学校退学。还好卫书洵和那群小混混认识,没有发生大规模斗殴事件。 卫书洵安抚完同学,打开电脑搜索人体图型贴在文档里,认真的在图形旁记录今天周泉教给他的攻击部位。 虽然卫书洵有军事战斗技巧,但那只是身体本能,当初军训和教官对打时,他也只知道攻击某处可以使教官失去行动力,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清,害得教官直夸他有天赋,是天生的军人。如今周泉的训练才算补上了他知识方面的不足。 打架也好,训练也好,都是小事,上课才是学生人生中的大事。周一上午的课,很不幸的是大部份男生都不喜欢的《大学英语》和《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最重要的是,周一通常老师都会点名,想跑也跑不了。 伍峰边刷牙边抱怨:“上完英语上心理健康教育,我说,其实学校知道学了鸟语会让我们心理不健康吧,所以把这两门课放在一起。” “学了鸟语你可以去看欧美动作片,不也挺有用吗。”余欣接口。 “不用,我只看岛国的。” 比起昨晚游戏到深夜的舍友,卫书洵早早休息,早早起床,还去体育场跑了一圈。舍友们正忙乱的穿衣洗漱时,卫书洵已经悠悠然吃完早餐,整理好课本坐在电脑桌前看早间新闻。 “别光顾着聊天,还有十五分钟,你们快点。” 伍峰行动粗鲁,草草洗漱换衣,余欣和王安清还在洗脸,伍峰边穿衣服边叫:“余欣你居然用洗面奶,真娘们!” “闭嘴!”余欣回复。 伍峰嘿笑,随意拉好衣摆,转身正看到端坐电脑桌前的卫书洵。整整齐齐的浅白衬衫,合身的浅蓝牛仔裤,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还有书架上整齐分类的书本,不管怎么看,卫书洵都是一个爱学习的乖巧好学生。 伍峰再看看自己乱糟糟的衣裤,对比一下两人的身形,叹了口气:“文比不过,武也比不过,我觉得我的人生真失败。” “说什么?”卫书洵疑惑的看他一眼,指了指桌面:“过来吃早餐,你们快点。” 伍峰挠挠头,拿起一个馒头就啃:“谢了书洵。” “没事,顺便买的。”卫书洵不在意的摆摆手。 “还有昨天的事,也谢啦。” 因为他一个求助电话,明知道有危险还独自赶过去,伍峰虽然粗鲁不会说话,但卫书洵的这份情谊,他牢记在心。 “小事。”比起帮舍友买早餐这么正直善良的行为,打架才是卫书洵的日常生活,更加没放在心上。 紧赶慢赶,勉强在上课铃声响起前冲进教室,四人随意找了个后排座位,走过去时,莫名看到一些同学怪异的目光。卫书洵拍拍伍峰:“他们看你还是看我?” “不知道,我问问。” 上课时,伍峰发了个短信给孔平,很快收到回复,剑眉一拧,沉着脸用力拍了下桌子。 正在上课的英语老师是位很有经验的男老师,他放下课本,微笑:“看来伍峰同学很喜欢我念的这段内容?那么请你接着念下半段,并翻译全文。” “不是的……老师……”伍峰弱弱辩解:“我……我看到有蚊子……” 卫书洵趁着伍峰被英语老师教训的时候,从抽屉下拿过他的手机,看到短信内容,挑了挑眉。 昨天的事让钟友心虚又害怕,又觉得委屈。他只是说钱被敲诈了,又没叫人帮他拿回来,他也不知道这群小混混骗了钱居然没跑,还留在原地,而且没想到小混混们还有那么多同伙。总之他本意绝没有害大家的意思,但同学们非说他差点害死他们。 钟友在心中自我辩解,越辩解就越不服气,他明明是受害人,错的是那群黑社会小混混,为什么大家不骂小混混反而骂他?卫书洵还和那群小混混是朋友呢,大家还一个劲的夸卫书洵够义气! 钟友昨晚被同宿舍的孔平等人挤兑得睡不着,一早就来教室。班上同学还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打招呼问了几声,钟友气不过,就把昨天的事说了。当然,他的说辞就是另一回事了。 大意就是卫书洵和外面的小混混称兄道地,跟他们合伙骗了他的钱。见大家半信半疑,但钟友信誓旦旦,他亲眼看着卫书洵把自己的两千块抽了五百给小混混们。 隐藏和重要的来龙去脉,钟友把后半断说得非常详细,包括卫书洵和混混之间的称呼,对话,让人无法怀疑。班上同学对卫书洵从来印象良好,如此更不能接受他形象倒塌的事。 刚才卫书洵看到的怪异眼神,与其说把他当坏人,不如说是难过。卫书洵多好啊,人帅有气质,打架厉害,是救人英雄,军队教官都称赞,学习成绩应该很好,看他刚开学就每天跑图书馆的勤奋度就知道。 这样一个全方面优秀的学生,怎么就跟小混混在一起呢?那样还没关系,男人坏一点还吸引人,但为什么要骗同学的钱?大家无法接受在他们眼中勤奋开朗正直的卫书洵,骨子里是如此卑劣的人。 孔平等人昨天喝了点酒,今早也起晚了,过来时才知道钟友在败坏卫书洵名声,可惜来不及辩解铃声就响起,只能恨恨的等着下课。 卫书洵不是圣人,被人污蔑绝对不会说:“没事,我不在意,他只是个小丑哈哈哈!”然后揭过。他奉承有仇当场报,过时不候的原则。英语课一结束,在大家起身换教室前,大步走过去揪起钟友,抬手就是一拳。 托周泉的福,他现在打人越来越得心应手,比如往钟友腹下部耻骨上方凹陷处打一拳,足够让钟友痛得动不了,却不留痕迹。 全班都被卫书洵这一手给镇住了,愣愣的看着他。卫书洵直接把钟友拖到讲台前,钟友一路大叫:“救命,卫书洵打人了,快叫老师!” 卫书洵把他往讲台上一扔,转身面向全班,说:“我本来不想多嘴,不过为免班上同学再被这小子害了,孔平,昨天的事你来说一说。” 孔平在班上也有一定威望,他详细说了昨天的事后,其他同学一起出面做证。令卫书洵意外的是,大家对钟友的事似乎不怎么关心,反而有女同学一个劲的问他:“卫书洵,你真的和那群小混混认识吗?” “嗯,认识。”卫书洵坦然回答。 “那,你有和他们一起骗或者敲诈过人的钱吗?” “没有。”卫书洵补充:“而且他们只赌钱,不敲诈。” “书洵你真的一个人打翻了十几个小混混?” 这话题有点诡异,为什么问得那么兴奋?卫书洵答:“没有打翻那么多,具体没数。” “那也好厉害。”女同学叫嚷:“书洵单枪匹马去救同学,好象电视剧的男主角!” “对啊对啊,好英勇!” “……”总觉得话题越变越奇怪了,既然大家都已经知道实情,卫书洵也不再浪费时间。他也懒得表演兄友弟恭,一脚把钟友踹开:“你以后再敢编排我,别怪我不客气。” 钟友倒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回,匆匆爬起来跑出门。卫书洵接过伍峰递来的书包,转身出门。全班同学兴致勃勃的跟在他身后。 打架没关系,和小混混交好也没关系,重要的是,卫书洵愿意为了一个电话冲过去保护同学。在危险的时候,有一个能够求助的朋友,没有比这更让大家安心的事了! 嘀嘀嘀嘀——总任务进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