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改变的事 - 技术宅养成系统

39第39章 改变的事

考虑到一百年的存放时间,卫书洵主要只买纱布,消毒的碘酒也备了一些,但估计等不到一百年就挥发了。其他的想想估计撑不到一百年保质期,卫书洵也懒得再买。反正他也没指望自己能救一百年后的卫承,能保留住几圈纱布给他包扎就算不错的了。 买了上百圈纱布,又买了十多个真空压缩袋,一个套一个紧紧压了十几层,卫书洵把它们装进箱子打包寄回家。据说塑料一百年都不会腐烂,希望一百年后的卫承能在公寓的地下室里挖出来吧。 发了快递之后,卫书洵打电话回家,让爸妈帮他把东西放到公寓的地下室里。当初买公寓时顺便购买了一个地下室做杂物房,现在倒刚好用得上。 忙完这些,卫书洵的生活再次恢复平静——也不算平静,周泉发来一次邮箱,内容是:不要做危险的事,注意安全。 吕馨也发来一份邮件,内容只有两个字:谢谢。之后卫书洵那天掉落的钥匙被人寄到学校,还多了几把,不知道是谁掉的,居然一起给寄来了。 用钥匙打开了音乐盒,发现钽电容晶体管断成两半,这是军用电子,卫书洵只能发邮件向周泉请求帮助。周泉没有回复,估计是在做什么任务,卫书洵只能自己跑了几趟电子市场,但没找到需要的配件。 “同学,你在找什么?” 这天又在电子市场中寻找钽电容晶体管,被一位抱着纸箱的年轻人叫住:“我碰到你好几次了,你要找什么,跟我说说看?” 卫书洵上下打量此人。二十来岁模样,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白t恤,牛仔裤,手上抱着一个纸箱,看着像个普通大学生,脸上表情挺正气。 “请问你是……?” “我是a大学生,来这里淘点配件。”那个人说:“你呢,你要找什么?” “钽电容晶体管。”卫书洵问:“你知道哪里有吗?” “钽电容晶体管属于军用电子,没有关系很难拿到,这边市场不可能出售的。”那个人回答:“不过制作不难,你有样品吗?” 卫书洵刚点头,那人立即说:“跟我来吧。”径自往前走,卫书洵顿了顿,跟在他身后。 一路无话,两人乘公车回到a大,又坐上学校公共电动车,最后在北校区的一栋教学楼前停下。那人带着卫书洵来到一楼转角的一间办公室里,打开,就看到里面散布各处的零配件和各种陌生的机械。 “孙依,你回来了。”坐在门边操作机器的青年抬头打了个招呼,疑惑的问:“咦,你身后这位是?” “我在电子市场碰到的……呃……”孙依恍然大悟的模样,转头问卫书洵:“对了,你叫什么?” “……卫书洵。” “哦,叫卫书洵。”孙依转回去回答。 “……算了,你带他回来干什么?” “他在找钽电容晶体管,市场没卖的,我看他挺急的样子,就帮他做一下。”孙依答。 “孙依,东西买回来了?”从里间走出一名青年,看到孙依立即跑上前拉住他:“快过来帮帮忙,我找到野值剔除方法了。隔离模块买来了吗?” “真的?都买了,放心吧!” 两人急匆匆跑进房间,门嘭的关上,卫书洵被扔在门口。 “……”所以,特意叫自己来干什么? “不要在意,他们经常这样。”坐在门口的青年安慰卫书洵:“你要做钽电容晶体管?有样品吗,我来帮你做吧!” “这个可以做吗?”卫书洵惊讶。 “当然,不然你以为它是自己出生的吗?”青年伸出手:“样品。” 卫书洵从包里拿出断掉的钽电容晶体管给他:“谢谢,请问怎么称呼?” “刘永冬。卫书洵,你也是a大学生吗?”得到卫书洵的回答后,刘永冬点点头:“我现在有点忙,东西就暂时放我这里,明天下午你来拿吧。” 卫书洵点头,和刘永冬交换了电话号码:“谢谢。” 回到宿舍发现没人,今天是周末,伍峰三人肯定又去网吧了。卫书洵拿出视讯仪,试着拔动表盘。永磁阻隔器还没修好,害得他总担心哪天视讯仪突然接通。 “学习机,能不能把视讯仪修好?”修好就能随时开启关闭,不用自己再提心吊胆的。 “可提供视讯仪电路图。”学习机说:“当前任务奖励不足以交换。” 当前唯有的任务奖励,就是上次帮吕馨抓疑似间谍的家伙时得的奖励,因为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卫书洵还没提取。 “只是电路图,你想要多大的奖励交换啊?别太抠门了!”卫书洵抱怨,学习机不答,他也只能耸耸肩。 学习机的奖励和任务有固定运算机制,任务轻松奖励就少,任务困难奖励就多。法则是固定的,连学习机自己也不能更改——学习机是这么说的,卫书洵用销毁来威胁他,学习机也不肯更改,所以应该是真的。 上次买了本《电子电工基础》,卫书洵只看了个大概就放一边了,后来卫妈收拾行李时帮他一起收进来。本来卫书洵一直把这本书放在桌子上叠杯面,今天偶尔进入那间教室,发现里边的人似乎正在做什么电子,想想钽电容晶体管明明是军用电子,这些人却轻轻松松的说可以自己做,卫书洵不由再次对电子产生好奇。 因为之前做过永磁阻隔器,虽然只是照着线路图依样做的,对于其中的原理完全不了解,但有了那样的基础以后,再看《电子电工基础》,对照自己的制作,发现可以轻易理解其中的说明以及例图中,电路图排布的原理和效果。当然,也不排除《电子电工基础》太简单的原因,毕竟只是电子基础而已。 卫书洵毕竟不是很爱看书的类型,又是躺在床上,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中,似乎听到有什么电子声一直在响,学习机在卫书洵迷迷糊糊的意识中冷冷开口:“卫承来了。” 卫承是谁……来就来…… 卫书洵猛地从床上坐起,压在胸口的书应声滑落,从床上摔到地上。卫书洵顾不得理会,手忙脚乱的在床上一阵乱翻,才翻到被踢到角落里的视讯仪。 还好宿舍里没人,影像已经模模糊糊的出现,卫书洵拿到手里没一分钟,影像完全清晰。 首先出现在卫书洵眼前的,就是一具倒下的尸体。因为是向着卫书洵的方向扑倒,还能清楚看到他溃散的瞳孔。虽然只是影像,但实在太真实,脖子上血液喷发的场景,让卫书洵一瞬间甚至感觉能到脸上被鲜血溅到的温热感。 还好尸体瞬间从身体穿过……但这场景就好象坐在尸体上,更加恐怖! 卫书洵吓得三两下翻下床,影像随之晃动,等卫书洵落到地上时,就成了宿舍的地上躺着具“尸体”。卫书洵远远退到门边,才惊惧的大骂卫承:“卫承,你在干什么?” 卫承的情况比上次好了很多,额头上还缠着厚厚一层纱布,但看着完全没有憔悴感,反而透出一种更凌厉的气势。他右手腕也缠了一圈纱布,执着一把枪式的武器,毫无自己是伤者的自觉,在巨大的树丛间腾挪跳动。武器中发出类似激光的光线射向远处,同时卫承眼中红光闪烁,大概在运用精神力。 期间卫承向卫书洵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他脸色惊恐,眯了眯眼,手一挥,似乎把视讯仪扔了,场景变幻,那具躺着的尸体消失不见,只剩安安静静的绿地,但从传来的声音中,仍听得到激烈的战斗声。 卫书洵总算恢复镇定,他虽然常常打架,但现场看到尸体还是第一次,而且是那么近距离的情况,有点吓到了。 没几分钟战斗结束,影像中出现一双军靴,跟着场景转换,变成卫承的影像。“行了,解决了。” 卫书洵点点头,虽然影像已经消失,但他还是绕过了刚才“尸体”躺着的位置,在余欣的电脑桌前坐下。 “是林家的追兵?”之前卫承说过因为偷了军方林家的时空机器,正被追杀中。卫书洵虽然对卫承没有太大感情,但也不想他因为自己而死——算是为了自己吧,虽然他的最终目标是改变自己儿子的未来。 “嗯。”卫承点头,盯着卫书洵,沉默了一会,说:“我在地下室,找到了那些药。” “真的送到了?”卫书洵惊讶,说实话他也只是试试看而已,没想到卫承真的能找到。那他们现在到底算是同一时空还是不同时空,如果是同一时空,他已经考上a大,为什么卫承的情况没有改变? “是的。”卫承点头,虽然碘酒消毒水之类的药品已经完全蒸发,绷带也腐烂大半,但还是保留了不少。异能者恢复力强,绷带的作用没什么意义,但其他的那些东西……卫承看着卫书洵,目光温暖。 他们的关系可说是非常糟糕,他还差点杀了卫书洵,但卫书洵却给他留下了很多东西……果然如爷爷所说,卫书洵是一个坚强,温柔,而且非常非常重视家人的人。哪怕他只是他名义上的子孙。 “你留下的东西能到达这里,说明我们确实在同一时空。”卫承面色一肃,说道:“但我的情况没有改变,最大的可能就是你的将来还是会出事!” “喂!”怎么又来了,卫书洵无奈:“我说了我不会犯罪!” “我知道,但我更担心历史的惯性,也许不是你主动,而是麻烦找上你。”卫承说:“总之你至少还能活六十年,这段时间尽量给我小心一点。” “……怎么可能六十年都小心翼翼!”卫书洵摆手:“我会努力,但你别指望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睡在别墅里。如果,你自己也加油吧!” 卫承低笑,和卫书洵相遇那么久,这是他第一次笑:“我从来没指望这些。” 双方又说了一下近期的生活,主要是卫书洵的学习汇报。卫书洵挺无奈,明明卫承辈份上是他的子孙,但年龄比他大,力量比他强,而且比他爸妈还在意他的学习生活。除了要求他努力学习以外,还警告他不准结交坏朋友。 所幸末了,卫承表示最近逃亡中,所以会关闭视讯仪,卫书洵短时间内大概见不到他。卫书洵高兴的点头,他的视讯仪坏了,无限自动重拔,卫书洵总担心哪天被发现。可惜他之前和卫承关系不好,也没法叫卫承关闭视讯仪,如今总算安下心,不怕永磁阻隔器修好前,卫承突然出现了。 “对了,你让我帮查的叫周泉的人。”结束通话时,卫承想起上次卫书洵拜托的事,说:“我朋友根据空城周家查到的资料,在你的同年代,周家唯一一个叫周泉的人百年前已死于一场交通事故中。时间没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谢谢。”卫书洵怔了怔,微笑起来。 虽然最初是被强迫,但也因此没有走上岔路,让父母晚年遗憾,还救了重要的朋友,要说起来,反而是他欠卫承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