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卫承的动机 - 技术宅养成系统

38第38章 卫承的动机

第38章卫承的动机 嘀——嘀嘀—— 嘀嘀——嘀嘀嘀—— 仍旧是断断续续连接后,影像慢慢出来。卫承的情况看起来好了一点,至少能睁开眼睛了。他看到卫书洵,目无表情的问:“这东西你还留着?” 卫书洵摊手:“本来想扔的,看到你那么惨的模样,突然觉得不扔也挺好。” 卫承冷哼,双手撑地缓缓坐起身,也不理卫书洵,开始检查武器。卫书洵走到他跟前蹲下,沉默了一会,说:“喂,我考上a大了。” 卫承顿了顿,看他一眼,继续摆弄武器。卫书洵不悦的抿紧唇:“a大是国内排名第一的高校,这里出去的人大都能成为一方精英,你应该满意了吧?” “但愿。”相比上次对卫书洵的仇恨,此时的卫承大概是受伤的关系,对他几乎完全不搭理。 卫书洵单手托着下巴,懒洋洋的说:“顺便再告诉你一声,我未来的儿子,你的爷爷,我还是要收养的。” 卡嚓! 卫承扣着武器,抬头危险的看向卫书洵。卫书洵非常紧急的在脑中呼唤学习机保驾,脸上的表情却充满挑衅:“我可不会因为外人的话放弃自己的孩子,不服气来呀,你现在能动吗?” “警告,不要挑衅5级精神力者。”学习机说:“死亡概不负责。” “……他都受伤了你还不能保护我吗?”卫书洵郁闷,本来想报复上次惊吓的仇,没想到学习机还保护不了自己。 卫承对于他的挑衅没有发怒的征兆,盯着他片刻,盯得卫书洵警惕的准备后退时,才垂下眼,继续摆弄他的武器:“算了,只要你不犯罪,而且爷爷会高兴。” 卫书洵没想到他的反应竟然那么平淡,原以为这家伙肯定又冲上来威胁:“不准害我爷爷。”什么的。 “我说,我一直很奇怪你的想法。”卫书洵干脆盘腿坐下,关于未来发生什么事,应该怎么办,他其实真的想问清楚。不说别的,至少要保证末世来临时,他的孩子能登上那个所谓的“空城”。“首先,如果我不收养你的爷爷,他步入另一种生活,碰到不同的女人,生下不同的孩子,你的父亲没有了,你还能出生吗?蝴蝶效应你总该明白吧?” “没听过蝴蝶效应,那种危险的野兽会怎么样吗?”卫承说:“至于爷爷和爸爸,爷爷是收养的,爸爸也是收养的,没有你,他们也能出生。至于我,无所谓,我本来就不是为了让自己进入空城才想改变未来的。” 大概想到亲人去世时的悲惨场景,卫承眼睑低垂,神色悲伤而肃穆:“至少爷爷和爸爸有获救的机会就够了。” “……难道我不收养他们就一定能获救吗?”卫书洵并不想在未来的事上纠缠太多,那是他死后的事情了,而且他已经知道未来,不会再去犯罪了,又有什么好烦恼的。 “算了,还有你扔过来的学习机是什么意思?那个目标“成为伟大的人”,你能不能消除或者改掉,不然直说你想让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到什么程度才能让我的孩子获救?学习机一直胡乱发布命令,再这样下去,我说不定活不到收养儿子的那一天。” “时空距离,无法更改。”卫承摇了摇头,看到卫书洵一脸不悦,神色间始终带着种无忧无虑的轻快,皱了皱眉。“就算你讨厌我甚至仇恨我,我希望你能明白,学习机是我在仓促间设下的命令,也是在被追杀的途中把学习机投放给你。我这么做,不过是想保护你的儿子,我的爷爷而已,你最好认真对待这件事。” 卫承的神态又变成了初见面时的危险模样,卫书洵谨慎的后退一步,考虑他话中透露的信息:“追杀?你现在也是……” “仍旧被追杀中。”卫承坦言:“你以为时空机器是买来的吗?全世界估计只有这一台,是军方林系一派花巨资悄悄研制的。他们想通过时光机把信息和未来资料传送过来,好趁着末世来临时一举夺权。” “然后,这个时光机被你偷来了?” 卫承点头,目光冷肃:“当年,是林家驱逐了爷爷。比起你,他们才是我真正的敌人。原本想去报复,意外发现他们的研究,才改变主意夺取。后来……”说到这里,卫承顿了顿,才继续道:“情况危机,只能仓促的把学习机投过来,否则应该可以准备更多东西,说实话我信不过你,更信不过空城的学习机,可惜我当时手头上只有这东西。” 我真冤!卫书洵有一种万分心酸的感觉:“所以,其实你根本不知道学习机是待销毁品,很危险,而且差点害死我?” “我认为,这是污蔑。”学习机在他意识中平板的说:“我不会害死你,出于职业道德。” “啊,那真是谢谢了。”卫书洵回答。 “待销毁品?”卫承皱眉:“我不知道,学习机是潜入空城时顺便盗取的……它有问题?你不会继续犯罪吧?” “你一直把我当罪犯吗?”卫书洵不爽的起身,扯过床上的背包哗啦啦把里边的课本都倒在地板上:“看好了,《大学英语》,《高等数学》,《计算机文化基础》,这些都是我的专业课。我现在是全国最优秀的a大的学生,我正在努力啃这些书,每天看书看得头疼也没停,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说的未来!” 卫书洵一脚踹向卫承的脸,虽然穿透影像而过,但已经传达了自己的愤怒:“你最好搞清楚,我不能保证成为了不起的人,但我绝对不会当罪犯,少用那种眼光看我。” “……好吧,我理解了。”卫承垂下眼,卫书洵因为踹了一脚,已经踩到他身上。虽然只是影像,但他不适应与别人太过接近。“你离远一点。” “踩到你也不会死。”卫书洵在他受伤的手臂上跺了两脚,嘴里这么说,仍旧退开几步。卫承垂下眼:“和爷爷说的一样……” “什么?”卫书洵疑惑。 “没什么。”影像有些晃动,大概又要消失,卫承对卫书洵说:“我不会再杀你了,爷爷的话,他本身就是天才,你要是混不出头就直接告诉他,他会想办法的。以后没必要再见面,我会关闭视讯仪……” “等等等等。”卫书洵赶紧阻止:“不要自说自话,我还有事找你。”其实原本是抱着“再也不见卫承”的想法,但想着他孤零零的去向军方复仇,被追杀,受了重伤只能躲在这样的洞穴中,卫书洵没法丢下他不管。好歹也是自己的曾孙。 “这个……呃,那个……”一时之间找不到借口,影像又晃动了两下,卫承问:“什么事快说。” “呃……对了,周家!”卫书洵一击掌:“帮我查一个叫周泉的人,他家也是军方世家,我想知道周泉的未来——当然,是在你安全的前提下,不用勉强。” “我知道了……”卫承正准备关闭视讯仪,卫书洵突然蹲下来,离得他很近:“做为交换,我给你准备伤药吧,埋在我家的地下室里,你自己去找。” “为什么……”卫承惊讶的脸色在晃动的影像中消失,卫书洵收起音乐盒,低声抱怨:“我真是多管闲事。” 虽然没有因为这番交谈就喜欢上卫承,但对他的敌意和警惕确实消除很多,既然不愿扔着他不管,卫书洵也就豁达的不再纠结,上床补眠后,天未亮就离开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