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 与过去作别 - 技术宅养成系统

31第31章 与过去作别

“书洵,你又不看书了!”张玲拍着数学练习册说:“快点来看书啦,不要玩了!” 韩之新推推眼镜:“这是理所当然的吧,他能学那么多天我已经很惊讶了。” 卫书洵头也不抬,对照着虚空屏幕中的线路图继续安装。 这一周时间他专门用来忙着做永磁阻隔器。掏空了一个不大的方型带锁音乐盒,根据图纸在里边布上线路,安装光电耦合器,有源滤波器,a/d转换器之类的。虽然这些东西有什么具体作用他还不了解,但有完整的线路图和说明在,照葫画瓢还是可以的。 而且看着这些小物件在自己手上慢慢成形,令卫书洵有种莫名的满足感。制作这个比看书有趣多了。 只是张玲和韩之新看不得卫书洵在接近高考时做杂事,说了他好多次。韩之新还好,知道卫书洵本性,也不爱唠叨。但张玲是女孩子,又担心卫书洵,一天要念叨好几次,听得卫书洵耳根疼。 但张玲是为了他担心,还天天记笔记送来给他,卫书洵也不好反驳,只能默默挨着。 “好了,再给我一天时间,明天我就开始复习,ok?” “你今天不玩不行吗,还有十天就考试了,你还在玩……呃……” 周泉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淡淡看了张玲一眼,吓得张玲噤声。周泉虽然冷了点,对卫书洵的同学还是挺和善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张玲和韩之新都挺怕他,在他面前就不敢大小声。 周泉在卫书洵身旁坐下,问:“要帮忙吗?” “要。”卫书洵头也不抬,问:“啮合偏载要怎么办,怎么校定误差?” “在光电耦合器的动载源上加一条陶瓷贴片电容就可以纠正了。”周泉回答。 卫书洵虽然看过书,其实也只模糊懂一点线路的安装概念而已。安装开关之类的还好说,复杂一点的就困难了。偶然发现周泉竟然也很了解,卫书洵毫不犹豫向他求教。周泉也不藏私,告诉了卫书洵不少注意事项,却不问他要做什么。 当然,也有可能是不把卫书洵做的小玩意放在眼里。不过卫书洵倒对此更加喜欢他了,像张玲和韩之新就追问过很多次。 “周哥是工科生吗,什么专业啊?”虽然完全没听懂,但不妨碍张玲和韩之新觉得周泉的回答很厉害,韩之新感兴趣的问。 周泉看到同样抬头等他回答的卫书洵,顿了顿,说:“我读的是建中军校。” “哇!”张玲目光闪亮,已经忘了对周泉的害怕,马上变得满脸敬仰:“是军校,军校哎!周哥好厉害!” 韩之新推推眼镜:“建中据说是国内最优秀的军校。” 张玲和韩之新显然很想询问军校中的事,毕竟军校在普通人眼中极为神秘,但张了几次口,看周泉冷冰冰的模样,也不敢跟他八卦。眼巴巴的转向卫书洵,想让他帮问几声,卫书洵视而不见的低头继续安装他的永磁阻隔器。 对于曾经以小混混作为职业目标的他来说,警察,军人什么的,完全没兴趣。 又花了一天时间,终于把永磁阻隔器完成,方型音乐盒中沿着盒盖到盒底,工整严密的环绕满电线和元器组件,但看不出有什么功能。 卫书洵垫了几块绒布,把视讯仪放进去,盖上盖子,上锁,问学习机:“这样就可以了?” “是的。”学习机答。 “没感觉什么特别嘛!”卫书洵摇了摇,把音乐盒丢进柜子下的包里。还有不到十天就考试,他也应该复习了。就算绝对能特招进a大,分数也不能太丢脸了。 临近考试,张玲和韩之新也不再过来,据几个来看望的同学说,他们连午休都不回家,全天候呆在教室里复习,当然也没时间再坐车过来帮他补习。离高考还有一周时,再也没有老师和同学过来,大家都陷入紧张的高考备战中。 卫爸卫妈怕儿子分心,除了每天中午和晚上送饭过来,其他时间也不敢在旁边打扰。不过各种零食和饮料堆满床头柜,方便儿子随时取用。 这天早上卫书洵正在复习功课,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卫书洵抬头,意外的看到陈子霞。 卫书洵愣了愣,微笑:“你来了,陈子霞。” “嗯……”陈子霞化了淡妆,黑发微卷,穿着素雅的蓝色套裙,模样比以前清纯很多,也显得成熟了很多。“那个,书洵,我看到新闻了,你还好吗?” “嗯。”卫书洵点头:“你的花我收到了,谢谢。”刚受伤时,很多人送来和花和果篮,其中一束百合上的签名是陈子霞。另外还有杨琴琴,王梅送来的花。三个女孩虽然躲着他,但心意未变,反而曾经的那些朋友,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不用客气……”陈子霞摆摆手,不复以往的爽朗,靠在门边,头也不抬。“我是来和你道别的,我要去a市了。” “去a市干什么?” 陈子霞不答,抬头看了看卫书洵,见他脸上只有关切,眼眶微红:“看到你没事,我就安心了。只有书洵你没有变,你不要学严冬南他们。” 其实陈子霞不说,卫书洵也猜得到。十有八-九是跟她的那位“男朋友”去了。虽然反对陈子霞做的事,但毕竟三年好友,在卫书洵眼里,她始终是个好女孩。如今见她难过,卫书洵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们虽然都是小混混,但往常确实也瞧不起卖的女人。张晨双盅惑她们卖的时候,心底里也是瞧不起的,严冬南他们恐怕还说了过份的话。 但这是她们自己选择的路,一边用身体换金钱,一边又难过被人瞧不起,卫书洵还能怎么劝解? 陈子霞大概也不指望卫书洵安慰,她看到卫书洵堆满桌面的课本,又笑起来:“没想到有看到书洵读书的一天,以前我的成绩比你还好呢……书洵,你千万不要变呀!” 陈子霞走后,卫书洵静默了很久,才说:“学习机,谢谢你。” 没有学习机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对差点杀了他的卫承,突然也没那么讨厌了——他果然需要这么一个人来警醒自己。 卫书洵的手已经没太大问题,按医生的说法,只要好好休养,三个月后就能痊愈。当然,私下也说了右手可能不再灵活,也不能提重物,卫爸卫妈不敢让卫书洵知道,怕他伤心,卫书洵也只能装着什么也不知道。 反正三个月后,他的手痊愈状况良好,所以灵活度没有受影响什么的,相信医生和爸妈也不会有意见。 在高考开始前卫书洵已经出院,当天晚上学习机帮他把手臂治好,不过卫书洵还是继续扎着绷带把手腕挂在脖子上装样。所以高考时,卫书洵还是只能悲摧的用左手写字,字丑成什么样不说,重点是速度慢,尤其数学,化学的公式,写得卫书洵痛苦不堪,在脑中把学习机骂了一遍又一遍。 考试结束的第二天,周泉带着双胞胎表弟来跟他道别。 周泉还是在校生,这次是因为陪爷爷休养,又刚好完成一个任务,有些假期才过来的。但三个最宝贝的孙子遇到车祸反而把老人吓得不轻,眼见救命恩人卫书洵也已经恢复出院,周老干脆带着儿子孙子们返回a市休养。 周轩,周凡两兄弟看着卫书洵的目光还是亮晶晶的,充满崇拜:“书洵哥,你的手好了吗?” “差不多了。”卫书洵扬扬挂在胸前的右手。 “不要乱动。”周泉拍拍他的头:“我在a市等你,到学校给我发邮件。” 周泉已经大三,加上成绩优异,现在已经开始接一些任务,不能经常与外界联系。周轩和周凡也凑上来叫:“书洵哥你要给我们打电话,到a市我们来接你!” 卫书洵失笑:“好啊!” 周泉离开不久,高考成绩下来,卫书洵的成绩平平,属于中下。但比起他原本的成绩,绝对是一大进步了。之后a大特招的通知也下来,虽然有人心中腹诽,但卫书洵曾经见义勇士救了那么多人,被a大看中也不算意外。a大原本就是一个极为开明的学校,每年总有几个特招生。 不说卫爸卫妈有多欣喜若狂,接到通知书的那天,特意在酒店摆了酒席,请所有认识的亲朋好友来庆祝。二高也同样欣喜若狂的在校门口挂上横幅:庆祝我校卫书洵同学,韩之新同学以优异成绩考取a大。 是的,韩之新也考上了a大,不过韩之新成绩原本就很好,当初还是学校以高额奖学金挖来的,能考上不奇怪。卫书洵能考上a大,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对二高来说,有两个学生都考上全国第一名校a大足够炫耀就是了。 虽然已经高考结束,虽然已经是暑假,但卫书洵仍旧过得很痛苦。现在考上a大,非但不能轻松在家避暑,爸妈还整天拎着他往外跑。卫爸做了十几年室内设计,现在在外面自己开了间门面小公司接活,附近都是商铺,有关系好的,也有竞争对手。大家不认识卫书洵,但都隐约知道卫爸有个不学无术的儿子。 这下好了,卫爸成天揪着儿子一起去公司,别人看了自然问:“卫老板,这是你儿子?” “是啊。”卫爸不动声色点头。 “看着眼熟……你儿子高中还是大学了?” “高三,刚参加完高考。”卫爸答。 “哎哟,成绩怎么样,要读哪个大学?” “成绩一般般,不过运气好,接到a大的录取通知书了。”卫爸状似漫不经心的回答。 “……”卫书洵。 如果有人认出他是新闻中的小英雄,卫爸还要加一句:“不要这么夸他,什么小英雄,就是冲动,跟我年青时一样,见什么都往上冲哈哈哈。” “……”卫书洵。 在卫爸的门面办公室还好,不忙的时候可以打打电脑游戏,虽然他的手现在只能玩连连看和桥牌。晚上回家才痛苦,吃完晚饭要陪卫妈“逛小区消食”。 卫书洵当小混混那会,小区里的人暗地教训孩子都说:“不要学x家孩子。”反正就专指他们这群小混混,卫书洵也逃不过。说得过分的甚至暗指他们是小区毒瘤,将来的罪犯。 这下好了,整个绿园小区,同年的高考生有几十个,考上a大的,就卫书洵独一个。卫妈因为儿子不学好,在小区的妈妈中原本多少有些抬不头,这下不把儿子溜个够绝对不走。 卫书洵自讨苦吃,以前表现太差,如今爸妈抓着机会翻盘,这一爆发,他也就只能乖乖的一整个暑假陪着爸妈到处炫耀,谁叫他以前不学好,没有给爸妈炫耀的机会。 a大的开学提前一个月,新生们要参加学校军训。卫书洵正在家里打点行装,挂在脖子上的绷带已经解开,只是为了装样,手上还缠着一层绷带。 卫爸卫妈怕儿子累着,只让他整理自己的贴身衣物,其他的全部他们收拾。卫书洵刚把几个游戏光盘装进行李箱,就听到敲门声。卫妈脸色不太好的进来,说:“书洵,李哲友来找你。” 李哲友是卫书洵以前的狐朋狗友之一,当初他们闹失踪,李哲友的爸爸还和卫书洵动过手,被卫书洵揍了一拳,后来他又和严冬南一起堵卫书洵,被周泉吓跑。 从大到小,两人之间可谓弄得很糟糕,断绝关系也不过份。在卫书洵被成哥找麻烦时,住院时,也没见他来探望,卫书洵已经失望的不想再理会这些朋友。只是出了房门,看到李哲友一个大胖子站在门口处畏畏缩缩的对着他笑,终究无奈的叹了口气。 “找我有什么事?”把李哲友带到走廊外,卫书洵问。 “那、那个,书洵,我听说你要去a市了,你真的考上a大啦?” 卫书洵挑眉:“你现在才知道?” 李哲友也看得出卫书洵的不耐烦,挠挠头:“书洵,你别生气,我不是不去看你,我前一段刚出来,爸妈关着不准我出门……” “怎么回事?”卫书洵皱眉,恍惚想起严冬南曾经提过这事,不过他当时正被成哥找麻烦,也没心情问。 原来那天警察来辉煌酒吧扫黄时,李哲友正在交易摇头丸,一看警察进来,立即机警的自己吞了进去,多的趁乱丢沙发底。虽然没有被以贩违禁药的罪名抓捕,但也被拘留了一段时间,之后被他爸妈关在家里,别说联系卫书洵,和严冬南也联系不上了。 李哲友抱怨完,对卫书洵说:“书洵,你来带我们吧,严冬南只顾自己,丢下我们不管,大家都被成哥分散了,各管各的,你以前在都不会这样,你回来,我们都认你当老大。” 卫书洵摇摇头,老大这种称呼对以前的他都没吸引力,何况现在。他以前尽心尽力,是看在朋友的份上,现在就没必要了。“这话是你说的,还是其他人也这么想?”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跟着你我们才有主心骨,书洵你回来吧?对了,张晨双还被关着没放出来,你看不惯他,我们以后也不搭理他了。”李哲友看着卫书洵,露出恳求的神情:“我们分散以后,只能给人当小弟,还经常被欺负。书洵你忍心看我们被欺负吗?” 叮! 卫书洵意外的发现他的总任务完成率竟然又涨了1%。 原本他的任务完成率是11%,被a大录取后,学校挂横幅,爸妈到处炫耀等,上涨到14%,李哲友说完话的时候,竟然又涨到15%? “学习机,你想死吗?”被叫去当小混混的老大也算? “众望所归。”学习机回答。当然,他也不会允许卫书洵去当就是了。被小混混当成老大,证明卫书洵有那么一点能力和名望。但真的去当小混混的话,任务完成率肯定要倒扣了。 卫书洵揉揉额角,他是不喜欢张晨双,但他们这么轻易抛弃他,再次让卫书洵失望。这些朋友,真的已经完全变了:“拉皮条,卖药,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既然混得不好,你们可以不做……” 看李哲友一脸不情愿的模样,卫书洵摇头。对现在的他们来说,钱已经是最重要的,但对卫书洵而言,安全的“未来”才最重要。 不管是对爸妈还是那个收养的孩子,那样悲惨的未来绝对不能出现在他们身上。他担忧历史的惯性,虽然不到小心翼翼,但已经在努力自省,怎么可能还把自己绞进这些污杂里。 见卫书洵断然拒绝,李哲友尤不甘心:“书洵你考虑考虑吧,不怕告诉你,我光卖药的那半个月,就赚了一万多,这还只是开始,以后做大了,每个月十来万都是小意思,你大学毕业能拿到那么多吗?” “没有兴趣。”卫书洵摇摇头,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转身回家。 李哲友在他身后叫:“书洵,你好好考虑吧!” 卫书洵推开虚掩的房门进家时,就看到爸妈欲言又止的担忧神色:“书洵,李哲友找你干什么。” 卫书洵微笑:“是来向我告别的。” 看着放松了的爸妈,卫书洵视线转向窗外,目光坚定。

下一篇   32第32章 军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