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破格录取 - 技术宅养成系统

29第29章破格录取

多年以后,卫书洵拥有权势的第一件事,就是销毁自己少年时的所有资料。包括英勇救人的所有新闻,包括伤重时仍旧哭着一定要参加高考,一定要读a大的……感人影像。 总之,这时候,在众人眼中,刚刚还在强忍着安抚父母的好孩子卫书洵,终究还是因为疼痛哭了起来。医生们再次紧急检查,没查出问题,但已经得出,病情可能在恶化的消息。 被学习机控制着的卫书洵躺在病床上,哭得很好看。咬着下唇拼命想忍受疼痛,却仍旧不能抑制的发出哭声,苍白的脸颊半埋在枕头上,眼睫上挂着泪珠,模样脆弱又令人怜惜。 “我……我没事……我不要截肢……” “书洵,书洵!”卫妈抱着他直哭:“我们不截肢,不截肢啊……” 卫爸也抹着泪几乎下跪:“医生,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儿子。” “我……我还要参加高考……”卫书洵抽噎着,继续哭:“我……我说了要考a大……要争气的……我一定要考……” 这话一出,连班主任都给弄哭了。张玲大哭:“书洵你别怕,我……我天天来给你补习……我们一起考a大……呜呜呜……” “卫书洵同学,你别怕。”政府的领导也很感动的上前安慰他:“只要你病好,什么时候考试都可以啊。在医院考试也行,我们单独给你考,不耽误你上a大的,啊。” 看来还不够,可惜意识中卫书洵正在破口大骂,还威胁要启动销毁程式,不然可以再哭得惨点。 “谢谢……我……我会努力的……” 因为卫书洵大骂这样哭很丢脸,学习机只能把脸埋进枕头里,装哭。卫爸卫妈扑在可怜的儿子身边痛哭,几位领导也围在床边不停安抚,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总之现在记者们正在拍摄着这感人一幕,谁也不会在这时候走开。 学习机本身就没有人类感情,装一时还可以,久了就不行。现在已经哭了十几分钟,眼泪完全流不出来了,装哭的声音也要装不出了,嗓子有点哑,卫书洵的爸妈还有老师同学居然还没停,反而有越哭越烈的架式。 学习机突然发现人类的感情也不是那么好操控的,控制不住的时候倒霉的就是自己,比如他现在不哭了,对卫妈说:“妈,我不哭了,你也不要哭。” 卫妈顿了顿,反而哭得更伤心,班主任抹着泪对旁边的记者说:“卫书洵同学一直都是这样,又坚强又体贴。” 张玲小女孩安慰卫书洵:“书洵,你难过就哭吧,不要强忍着……我陪你一起……呜呜……” “……”学习机好象有点理解卫书洵无论如何不肯装哭的原因了。 周泉上前,看着埋在枕头中的卫书洵,目露怜惜。经过这几天相处,他发现卫书洵的性格如他所料,坚强,勇敢,真诚,他认知中的卫书洵,宁愿强忍着也绝对不会哭。该有多么疼痛,才让卫书洵这样当众哭出来。 “好好养伤,a大的事不用担心。”因为有记者在,周泉小声在卫书洵身边耳语:“我今天已经找人办理,一定能给你特招,如果你想参加高考,我也会安排。” 周泉摸摸卫书洵柔软的发丝,原本想等卫书洵病情稳定后再告诉他,只希望现在说出来能安抚他一些。“不要怕,有我在。手的事情,我们可以出国治疗,不会截肢的。” “……”卫书洵从枕头下露出小半张脸,向周泉确认:“真的?”因为哭得太久,声音都沙哑了。 周泉以为他问的是出国治疗,点头:“真的,别怕。” “原来他今天是在忙这个,为什么不早点说呢?”学习机语气平板的向卫书洵抱怨。 “闭嘴,小心我真的干掉你!”卫书洵骂。 得到周泉的保证后,学习机立马撤了,同时任务完成进度,9o%。弄成这种场面,当然不可能转眼就说没事,卫书洵不得不装了几天病,然后慢慢好转。医生们检查过后,确定病情没有恶化,不需要截肢,终于让卫爸卫妈放下心来。 对新闻界而言,卫书洵病情稳定,大概三个月后手臂就能恢复,虽然医生说可能右手不再灵活,但基本已经是完美的结局,网上关于卫书洵的新闻渐渐消失。 “喂,我的手能治好吧?” 卫爸卫妈被医生叫出去,卫书洵过人的耳力,听到他们说康复后,右手可能不灵活,也不能提重物,卫书洵不太担心,询问学习机。 “可以恢复。”学习机答:“出院后就帮你治疗,但你还要装几个月。” “这我知道。”想到自己差点就成伤残人士,卫书洵沉下脸:“我警告你啊,下次不准……” “书洵,我们来啦!”正警告学习机,病房门突然打开,张玲和韩之新提着书包进来:“我们来给你补习。” “……”这是另一件被学习机害的倒霉事。周泉虽然暗中帮他办理了a大的特招,但现在高考还没开始,也不能在这时候爆出消息,否则对卫书洵名声不好。 所以面对前几天哭得那么悲痛欲绝,口口声声要参加高考的卫书洵,学校专门安排各科老师轮流来给卫书洵补课,晚上班主任还加一小时视频讲解,张玲和韩之新还会在放学后来医院陪他写作业。 卫书洵简直欲哭无泪。 他是打算要尝试喜欢读书,但怎么也该一点一点的来,想休息时休息,想看书时再看,劳逸结合嘛! 但因为他基础太差,老师们补课的时间又不多,每一个老师来时,都是紧赶慢赶的讲解试题,做习题,做测验,临走还要布置一大堆作业。 好不容易老师走了,张玲和韩之新又来陪他写作业,卫书洵一说不想写,张玲就担心的追问:“书洵你手又痛了吗?” 然后卫妈也开始担心:“书洵手又痛了吗?医生,医生!” “……”卫书洵只能把郁闷压在心底,努力的备战高考。 确定卫书洵的手臂没问题后,周泉就不再整天待在医院,毕竟他自己的事也很多。但每天晚上都会特意过来一趟,为卫书洵讲解老师们布置的作业——谁叫他前几天哭着一定要参加高考,教育局已经在给他安排独立考场了,如果到时候还不能出院,监考老师还会带着试卷来医院,想跑都跑不掉。 张玲正在帮卫书洵讲题时,周泉也已经来到。他先去找主治医生问过卫书洵的病情,也看到红了眼睛的卫爸卫妈,安抚他们:“伯父伯母,不要担心书洵的手,需要的话,我会安排他出国治疗。” 他的镇定感染了卫爸卫妈,两位老人点头:“你说的对,我们还可以出国治疗,绝对要治好书洵的手。” 因为哭过,怕儿子担心,两人没有再进病房,先转回家给卫书洵做晚饭。卫书洵其实全部听到了,但他只能假装不知,他很感激周泉对爸妈的安慰,不然妈妈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肯定要偷偷哭好几次,他却无可奈何。 在周泉推门进来时,卫书洵对他扬起笑容:“周泉,你来啦?” 夕阳从窗外投射而下,少年单薄的身体环绕金黄的光晕,俊秀的脸上,笑容温暖而诚挚。周泉怔愣,一瞬间,不愿破坏这美景。